沿著南京西路走下去,被鐘錶行吸引的我,把臉貼在櫥窗上,斜眼要瞧每隻錶上的標價:沒有一隻是四位數-雖然在我靠近觀察前就已經知道,可是還是要瞧瞧它確實的身價是多少?江詩單頓?我看叫殭屍單頓還比較貼切。乏味的設計,平凡的裝飾,卻是基本款也很貴的錶,最便宜的都有十萬多!我的朋友一定看不懂…不好!買錶當然要選大家都知道的嘛!.疑~這隻CARTER的金屬質感不錯,可是也不是我的型,過於傳統… 那這隻勞力士?太老了!九萬元與六十萬元的勞力士在二公尺外看來都一樣。我都看不出差別在那,更別說我的狐群狗黨们了。看來看去還是DUNHILL最適合我:典雅的造型,霧面與平面金屬交錯成不規則的側邊,高檔皮質錶帶閃爍出的獨特光輝.喔.美極了!真是讓人深呼吸起來。嘿!買得起…。就快要不行了…

算啦!我~要~提~早~五~年~退~休;想起該死的理財雜誌的節儉箴言的我,立刻六點半。

看到手上這隻HOGO BOSS 寶貝的醋勁,我知道該快速離開,不可以再繼續亂瞄.

今晚.我那即將失控的慾望,又再一次的沒有得到滿足;但是我也充分的意淫那些在櫥窗裡對我揮手的其他寶貝們了。

也過了乾癮啦!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