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廠商API原訂12日要到的原料沒有來,我打去香港分公司後才知道這國際大廠一點庫存也沒有保留,還沒製造完成。聯絡了幾次,我要對方明確的答覆兩件事情,一就是何時完成、二為何時從英國寄出。下午徐經理就趕緊回了我的電話。「George,不好意思,年假要麻煩你跟聯邦快遞聯絡了。」API二月十五日會才會寄出原料;這代表我這年要過的不安穩了!需要遙控找人去公司收貨,還得催促他們在年假時間生產。

跟會計領了一萬元,預備到時交付聯邦快遞代出的關稅。也留了公司產線組長的行動電話號碼。「除夕當天,我確認好到貨時間,會電話給你,再麻煩你來收貨,順便生產xxx、xxx客戶的訂單。」


晚上七點,與特殊製程部門負責人在二廠外抽菸,他表示年後可能轉掉我這部門。我表示,若公司營運沒有擴大,然後你還是交接我的部分工作,我也該去找備胎了。「你被警告了嗎?」我搖頭表示沒有,但是若如我預料般的,公司開始降低我離職時的損害,代表公司開始觀察你的動向,雖然我沒有打算要離開公司過。

「每個職位都須有備胎也是正常的!」跟我同時進公司的鵬這麼說。


這世界上真的沒有恆夏的職業嗎?我開始煩惱起來。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