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虞叔有玉。虞公求旃。弗獻。既而悔之。曰。周語有之。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吾焉用此。其以賈禍也。乃獻之。又求其寶劍。叔曰。是無厭也。無厭將及我。遂伐虞公。虞公出奔共池(左傳)。 象以齒焚身。麝以香喪命。居亂世以財受禍者。何可勝道。周諺二語。真痛哭流涕而言之。然無厭者終受禍。虞公其顯見者。

虞公是春秋時代姬姓的公爵諸侯,是周皇室的後裔。當時虞公的弟弟虞叔,有一塊珍貴的寶玉,虞公要虞叔將這塊寶玉送給他,虞叔當時沒有答應。過後,虞叔後悔地說:「周人曾有兩句俗語『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註)我何用貪留這塊寶玉,而招來禍害呢?」

於是將這寶玉慷慨的獻給了虞公,虞公得到了寶玉以後,知道虞叔還有一口鋒利無比的寶劍,虞公又要虞叔獻出,虞叔私下說:「虞公所求不止,是心不厭足,心既不厭足,必將殺我。」於是乘虞公不備,起兵攻伐虞公,結果,虞公失國,出奔到共池(地名)避難。

「按」象因身上的象牙,招來殺身之禍;麝鹿因身上的麝香,招來喪命之災。居住在亂世中,因懷有財富而招受禍患的人,實在不可勝數。周人所說的兩句俗語,真是為警世格言。然而貪得無厭的人,終將遭受禍害,虞公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例證。

「註」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一個平民,本來沒有罪過,因為自己藏有價值連城的寶璧,就會因璧而招來殺身之罪。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據《晉書》載:晉元帝在建康(現在的南京)即位後,丞相王導的堂兄王敦任“鎮東大將軍”,掌握征討之權,頗有功勞,聲望很高。後來,元帝有些猜忌他,想加以制約,他就從荊州起兵,以誅劉隗為名,進攻建康(參看“城狐社鼠”)。王敦的軍隊一直打到了石頭(屬現在的南京,在當時建康的西邊)。元帝害怕起來,只得要求和解。王敦殺了一批和他作對的宦臣,仍回湖北。

當時,有個名叫周顗的,字伯仁(參看“唐突西施”),王敦不瞭解他的為人,曾問王導:“周顗是咱們的敵人還是朋友?”王導也不太瞭解,沒有肯定答復,就把周顗也殺了。事後,王導才知道,周顗曾經救過他的命。因為王敦起兵,進攻首都,在元帝看來當然是叛變的行為,身為丞相的王導既是王敦的黨,怎能不被懷疑。幸虧周顗上書元帝竭力替王導說話,才得不予追究。這件事,王導當初並不知道,等他知道的時候,周顗已經被殺。因此,他不禁大哭,十分悔恨地說道:“我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

雖然沒有直接殺人,但是,對於被殺的人應負一定責任,因而心中不安。就往往引用這句話:“我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尤其是“伯仁由我而死”這一句便流傳為成語,或簡作“伯仁由我”。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高階經理 成功必修課:學做人 這堂課,課本沒教,老闆、同事不會直接講。這堂
課,沒有文憑,無法畢業,許多人學一輩子都學不會。這卻是職場上最重要的一堂
課:「做人」。


做事要緊,還是做人優先?做「好人」還是做「自己」?「人緣好」,會不會變成
「濫好人」?為什麼有人總能廣結善緣,有人卻老是處處樹敵?這些帶給你無窮煩
惱、卻找不到答案的難題,《Cheers》雜誌透過各種過來人的親身經驗,為你淬煉出
通過考驗的人生智慧。只要釐清困惑,掌握原則,做人其實沒有那麼難。


做人難!


上海皇帝杜月笙曾說,人生有三碗「面」難吃,一是場面,二是錢面,三是人情
面,其中,最難吃的正是人情面。


偏偏這碗難吃又難捧的「面」,在學校往往沒人會教,出了社會又沒人敢教,於
是,我們得憑本能,不斷在人情困境中,學會做人的能力。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台灣最大的外商銀行--花旗,一個臥虎藏龍的金融競技場。花旗人的外表,多半光鮮亮麗、自信滿滿,但他們卻面臨比別人更激烈的競爭與壓力,為了強過身邊的「第一名們」,他們必須更用力的工作,甚至犧牲自己的生活。

不過,民國五十三年次,擔任花旗銀行金融同業處副總裁的黃毅,卻有一套與眾不同的工作哲學。進入花旗銀行十三年,黃毅從不加班,他只有一次在週末加班的紀錄,一個禮拜的應酬不超過兩天,回家絕口不談公事、不想公事。

這樣的人,仍然可以在花旗銀行裡擔重任。五年前,黃毅接下這個職位,帶領著近二十人的團隊,爭取與銀行同業、保險、證券、投信,甚至央行等法人機構的往來業務,五年來,這個部門對銀行貢獻的收入金額成長超過一倍。去年,這二十個人創造出十三億元的收入,並將國際科技大廠委外代工的觀念引進國內的銀行市場,推動銀行將核心業務的非核心能力業務委外給花旗代工。

工作一百分,對黃毅來說,並不困難,從民生國小班長、介壽國中模範生、建中到台大土木系、台大商學研究所畢業,黃毅是一般定義的聰明寶寶,工作對他來說,似乎應付得游刃有餘。

但是,工作一百分以外,他的生活也能一百分,就令人好奇了。黃毅充分保有自己生活空間的方式,不一定是什麼了不起的興趣或娛樂活動,但是,「工作只占生活的三分之一」,是他堅持的原則,因此,每年固定兩週以上的旅遊計畫,每週末固定逛書店、唱片行,每天早上與妻子散步去喝杯咖啡、吃早餐,以及音樂會等娛樂,都是他豐富生活的活動。

期許自己每年都要做一件很有意義的事--讓「六十歲時回憶起來會微笑十秒」還有一件事可以凸顯他經營生活的用心。民國八十三年,黃毅已經是花旗的主管,在很多人的印象裡,銀行的主管應該是一板一眼,嚴謹自律,但黃毅竟然報名參加Marlboro公司(萬寶路香菸)所舉辦的西部探險活動,當時,台灣報名者眾,經過筆試、口試與體能測試,黃毅成為第十一名,是候補第一名。

幸運的,有名獲選者因故不能成行,於是他得以參加這為期十天的活動。在同伴裡,黃毅的銀行員身分顯得相當特殊。當時,這群人浩浩蕩蕩開往美國西部,從北邊到南邊,他們學西部牛仔的騎馬趕牛、玩吉普車、泛舟、越野車等十天,台灣的《民生報》等媒體還隨行報導每天活動。「過癮極了,」黃毅說,「如果到六十歲時,我想到一件事還會微笑十秒鐘,那麼我花一年來做這件事都值得。」因此,黃毅每年都告訴自己要做一件很有意義的事,不管是工作或是旅行、玩樂。

一位與黃毅共事多年的同事形容,黃毅很懂得玩樂,是標準「Work Hard,Play
Hard」的人。這個性格有什麼原因嗎?黃毅反問記者,「你認為,人生可以規畫嗎?」

父親驟逝,體會人生無常--「活在當下,更及時行樂」黃毅三歲時,父親就過世,得年三十五歲,除了一個姊姊、弟弟外,黃毅的母親腹中還懷著一個胎兒。直到現在,父親的死因仍然不清楚,「我們根本措手不及,前一天父親才覺得不舒服,沒想到隔天就走了,」黃毅說,「所以,你今天可能才生病,明天就掛了。」

因此,「要活在當下,更要及時行樂」的觀念一直深植在黃毅心中,他不要像他父親一樣。黃毅從來不相信人生可以規畫,也從來不會把生活切割成「求學、工作、退休、享樂」四個階段。在黃毅生活裡,他永遠把此刻可分配所有的資源,做最適當的分配,而不會把資源設想成可以儲存到未來的某一天再享用,根據這個原則,他的時間配置自然與多數人不同。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