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首先,先寫個嘴炮給非軟體業的人看,台灣名嘴大喊:「台灣現在要找到能殺出血路的產業,雲端計算是很好的機會」、「打造雲端大國,再造兆元產業」,政客名 嘴喊喊口號就好,問題是,我們在這產業有什麼利機,能夠在落後歐美社會四百年的狀況下,在不懂數字管理下,一次追趕過這些差距,超英趕美?

如果沒有確實的利基及施行方案, 「打造雲端大國,再造兆元產業」 同樣也可以改寫成「打造月球基地,開採外星綠能」、「打造火星計劃,一統太陽系」,後兩者講起來不是更威嗎?

台灣有許多硬體公司在喊,雲端是未來的機會,問題是,雲端的目標是共享資源、是消減 IT 的支出,對硬體廠來說,是個產業危機,也是個大洗牌的機會,但是,對台灣整體來說,絕對是個不利的未來。至於某些公司開始喊,雲端業務已經佔公司營業額多 少,我的看法是,把伺服器部門改個招牌,雲端營業額就大增了 啊,問題是,公司的總營收有成長嗎?

講完了這些後,再講個小故事,2010 年我回台灣前,公司同事問我,回台灣要做雲端嗎?我回,我不會在一個有颱風、地震、洪水、土石流、及戰爭危機的地方建資料中心。另外,台灣雖然是美國對亞洲網路的樞紐,但是台灣的網路流量費過高,就是另一個要面對的問題。以上幾點,就是台灣要做雲端資料中心地理環境上的外部問題。

再來講到台灣軟體業自己內部的問題,做網路服務,同時能服務十萬個用戶是一個門坎,一百萬個用戶一千萬個用戶一億個用戶十億個用戶都 是不同的門坎,每跨過一階,整個系統架構跟考量的點都完全不同,十萬個用戶用 LAMP 一台就夠了,一百萬用戶,那就要開始做 server farm, cache 等,到了一千萬用戶,連 DB 都受不了用量,要找其它的解決方案( ex: shard ),到上億用戶,你的客戶已經不會都是居住在同一地了,光解決 data locality 都是個大問題了,更不用講怎麼 deploy service。

台灣目前有超過百萬用戶的服務,大概就是 Yahoo、無名、痞客幫、PCHome,這四間了,除了這四間外, 很少公司會有經營百萬人服務的經驗,問題是,台灣喊著要做雲端運算的,都不是這四間,而是剩下來沒有經營網路服務經驗的公司。

為什麼這經驗很重要呢?因為,一個新架構的好壞,只有經過實際的流量摧殘才能知道,在這之前,一切只是工程師們用腦補的假設而已,腦補的假設越多,系統上線後要修改的地方越多,至於沒做過百萬人服務的工程師要怎麼用腦補來假設上億人服務的狀況,那就不是我能想像的了。

美國最大的 Hosting Company DreamHost 的創辦人 Sage Weil,在幾年前回去念博士,發展了 Ceph 這套 distributed file system,人家想要研究資料時,只要回 DreamHost 回去挖一挖 log 就有用不完的資料了,至於要驗證就更簡單了,只要把 5% 的用戶放到新架構上,就有用不完的資料可以用來發掘新架構的缺陷。

這一點,是美國現有網路公司在跨足雲端服務的極大優勢;台灣的雲端廠商,如XX電信、XX研院、XX勢,跟本無法彌補這中間的差距,記得在 某場 CloudTW 的會議中,某家台廠在展視他們的雲端 OS 時,葉博士問了一個問題就把這個雲端 OS 擊沉了,該雲端平台只能該台廠所提供的客制化 OS,所有的系統 library 都是經過修改,不能自行更換的,於是葉博士就問,「要是今天 PHP X.Y.Z 有個 security hole 那麼,他能不能自行補洞,還是要等台廠把整個環境更新才可把洞補上?」

現實(physical) 的環境沒有優勢,在經營網路服務上,更是落後國外數十年,沒有人材、經驗上的優勢,這也就是為什麼雲端產業在台灣行不通的原因。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子商務龍頭阿里巴巴集團主席兼執行長馬雲先生2010年到台灣訪問,聽到與會的台灣企業大老們高談創新,回去中國後他說:

    「我說台灣沒希望了,假如七八十歲的人還在說創新。」

二年過去了,我們卻聽到台灣兩大龍頭企業,台積電張忠謀董事長和宏碁創辦人施振榮先生爭論著台灣的人才問題;一個說是人才沒轉型,一個說年輕人沒舞台……。

現實的狀況則是,10個碩士搶破頭應徵大賣場收銀員,大公司利用人力派遣壓榨勞工權益,被22K寵壞的企業主哭喊著找不到奴工。台灣薪資結構失衡,青貧現象嚴重是不爭的事實,如果我們不做些什麼,你能想像明年這些企業大老們會怎麼說,而台灣年輕人的未來那時候又在哪?

    說來,台灣年輕人是該慚愧的

從小我們就被要求聽大人們的話,他們說只要努力就能成功,要是失敗了,那是因為我們努力還不夠。我們被教育成了考試機器、工作機器,那些成績差的、沒工作的,都是不努力的後果,這一套我們幾乎照單全收,而且我們超乖,超聽話,完全沒發現這套理論大有問題,等到明白不是我們不夠努力,而是付出和收穫不成比例,已經辛苦大半輩子,失去太多。

大人們總說現在的年輕人是草莓族,吃不了苦。老實說,如果一個人都可以去澳洲屠宰場打工,忍受動物哀嚎和令人做噁的腥臭,那有什麼苦是他吃不來的?也許該是時候,來檢視這些大人們了。

    大人們比年輕人更經不起檢驗

但,就連一些本該是被年輕人所學習、尊敬的標竿企業家也完全經不起檢驗,自年初總統選舉以來,有甘為選舉政治秀主角、淪為中共打手的、有強佔農地搶水的、有假造新聞操弄媒體的,還有表面上道貌岸然,私底下卻是夜夜笙歌、三妻四妾的、個個為德不卒、醜態百出。

如果說這些企業家只是私德不檢、事業經營有方也罷,近來陸續傳出內建92共識的HTC手機需要政府搶救,宏碁信評已降至垃圾等級。細看這些被我們所尊敬的企業家,才發現原來他們能力不強,經常做出錯誤判斷不說,品德也大有問題。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個一九二億大紅包有公平正義嗎?

為了實踐租稅公平正義,馬政府被學者形容「像吃了符咒一樣」,不計代價要通過復徵證所稅案,日前終於在立法院臨時會闖關通過。雖為減輕衝擊,只在台 股加權指數八五○○點以上才課稅,根據財政部長張盛和估算,一年約可增加六○到一一○億的稅收,但各界悲觀看待,認為未來兩年政府恐怕課不到一毛錢的證所 稅。

取消不合理的福利

為了增加這一百億左右的稅收,全民付出慘痛代價。因證所稅「變數」困擾台股長達四個月,這期間外資賣超台股二二○○億,上市櫃公司市值縮水近三兆, 若以九百萬開戶數計算,平均每位股民財產損失三十三萬。若以證券戶有交易的一○五萬人計算,平均每人損失二八五.七萬。此外,對國家整體經濟環境更造成莫 名的傷害。

其實,要實踐公平正義不必非得在立法院大動干戈,也不必拿國家的經濟、人民的財產開玩笑,只要用「常識」判斷,取消不合理的福利,隨手就可以省下一、二百億元,就看政府有無決心、做不做了。

一般而言,軍公教人員屆齡辦理退休,有人選擇一次請領一大筆退休金,也有人選擇按月支領月退休給與,活得愈久,就領得愈多。

但絕大多數人應該不知道,請領月退的人不必工作,也能在每年年終比照公務員拿「年終工作獎金」,領一筆「年終慰問金」。也就是說,請領月退的軍公教人員,一年領十二個月的月退金,之外還有一.五個月的「年終慰問金」。

而不論是年終工作獎金或年終慰問金,在百姓眼中就是民間所謂的「年終獎金」。如果以政務人員和高階公務員為例,因為薪水高,辦月退後一個月還可領七到八萬元,一.五個月的年終慰問金就是十多萬。

法源、基礎何在?

「不必工作,也可領年終」的邏輯,對多數老百姓而言很難理解。因為他們辛苦工作一整年,遇到歹年冬,景氣不好,老闆都不一定發得出年終獎金來,更何況是他們繳稅金給已退休、不工作的軍公教人員一.五個月的年終!

根據主計處統計資料,依法辦理退休,而且按月支領月退休給與的政務人員及軍公教人員,在民國一○○年,「年終慰問金」一共支領一九二億一五九二萬一一三二元,總計有四二萬三七四八人領取。政府光是一年一九二億的退休年終支出,已是官方預估證所稅年收入的兩倍。

有意思的是,為了復徵證所稅,給一個名正言順的法源,搞得舉國動盪,「陣亡」一位財長,在野立委在國會露營睡了五天,內資外資驚嚇出走,但大家猜猜看,悄悄用掉國庫一九二億元的退休軍公教年終,它的法源、基礎何在?

答案令人驚訝:沒有任何法源,也非行政命令,僅僅只是考試院銓敘部一個「XX年軍公教人員年終工作獎金及慰問金發給注意事項」,甚至不必送立法院備查,只要每年公布一次,國防部、教育部、銓敘部及各地方政府就乖乖照辦。

非軍公教階層有強烈被剝奪感

依「一○○年軍公教人員年終工作獎金及慰問金發給注意事項」規定,年終慰問金與年終工作獎金都發給一.五個月,發給標準是照現職人員俸額(薪額)乘以退休年資折算百分比(滿十五年者,給與七五%,以後每增一年,加發一%,最高給與九五%)發給

有關軍公教人員的福利保障明顯優於勞工,不論是退休後的所得替代率、子女教育、結婚、生育補助……是否符合社會公平正義,早已引發各方諸多討論,基 於過去時空背景的特殊優惠政策,現在看來已經不符時代潮流,而且嚴重違反公平正義原則,格外讓非軍公教階層有強烈被剝奪的感覺。

更何況這個請領月退還領年終的「德政」,既無法律根據,也不經立法院監督,銓敘部只在每年發年終時,「依慣例」公告一紙公文,順便把領月退的軍公教比照辦理一下,不管有沒有法源,「好人做到底」,就悄悄用掉一九二億公帑。

這無關藍綠、階級鬥爭,也無意否定政務、軍公教人員過去在工作崗位上對國家的貢獻,只需用常識判斷,就能分辨是非曲直,如果「不工作也能領年終」,那大家為什麼要辛苦工作?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327期】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月初,每天待在吳哥窟遺跡群。望著千年樹根如蛇穿牆扼攫古剎,有如亡魂凝視前世。

但是睡前盯著旅館電視,又猝遭另一世的騷擾,這次並不浪漫、而是令人厭煩:為什麼柬埔寨的節目會這麼像台灣呢?

MTV、FOX、HBO、AXN、Max、BBC、CN卡通台、國家地理頻道、CTN、astro supersport,有韓國放送公社KBS、NHK、CCTV、香港鳳凰台、TV5、民視、中天等。當地AKCTV自製節目只占小部分,就像台灣電視。

床邊重播五年前韓劇《黃金新娘》,講的是越南新娘在韓被歧視;轉台,港劇《居家兵團》竟然是談老人照護社會創業,比坐在廢墟危崖、背後襲來的狂風更令我膽寒:相形之下,從事台劇的藝術家,你們回答了社會什麼?

柬埔寨的人均GDP九百美元,台灣兩萬多美元,柬埔寨水準約為我們1974年的事,電視行業沒理由萎縮至此。

答案在柬埔寨電視的下節新聞裡:南韓農漁民抗議和中國簽自由貿易協定,舉牌高喊李明博下台。這樣的畫面,台灣從來不播。

回到台北,湖南公布民運人士李旺陽「被自殺」驗屍報告,讓香港翻了天。如此大事,台灣沒任何電視、報紙曝光消息。

學者歸納台灣、南韓「人均GDP達五千美元」時,是集權國家民主化的轉捩點。但即使節目名嘴怎麼拍桌怒罵總統,其實台灣電視至今都還沒有解嚴。

連大陸劇《蝸居》都敢於控訴地產泡沫表面下的權錢黑幕逼良為娼,台灣何曾敢?《蝸居》腰斬,台灣連這種機會都沒有,不會讓你知道哪些被禁。

香港影視熱門的警匪題材,為何在台灣沒人敢拍,延遲半世紀,到《痞子英雄》才一砲而紅?因為儘管包娼包賭人人皆知,戲裡都禁止出現警察貪汙。

國共內戰電視劇《回家》撞上台灣大選,殺青一年都還沒法播。當局觀望選情、政局,怕勾起不利輿論,上檔遙遙無期。

當年頻道開放後,談話節目大盛,十九年來原地踏步,仍在淺談整形、外遇等感情家庭婚姻,就像偶像劇限於初老、小三話題。不怪編劇專寫這些,要怪除了這些,什麼都不能寫。

韓劇《伊甸園之東》始於煤礦罷工,財閥暗殺工運領袖;男主角投身工運,女主角反拆遷遭祕密警察拷打等等。假如台劇提案送審,當局會否坐視通過?

恐怖的是,我們不但不知道自己被禁,還以為本地歷史現實天生就毫無戲劇價值。西片《永不妥協》單親媽媽對抗汙染企業的真人實事如此浪漫,我們怎麼也聯想不 到橫遭台塑控告的六輕環評異議學者,沒人為他拍片作傳。因為前者對台灣當局很安全,而後者形同政治犯,他的故事因為威脅了權貴,而被放逐於公眾視野之外。

為什麼台片歷來艱困,因為好萊塢電影其實都是民族電影,為美國觀眾形塑歷史政治身分與連帶的家庭記憶。每個國家的創作,都得為人民說真話。但台灣老想著縮頭迂迴偷渡,久了瞞到連自己也忘了。

台灣發展的延遲,則是因為文化產業都是國營事業:透過競賽獎金、提案補助,政府成為最大採購者,裁決什麼電影值得拍,什麼戲劇值得演。什麼值得記住,什麼值得清除。

文學獎毀了台灣文學,全省美展毀了台灣繪畫,兒童比賽毀了古典音樂發展,輔導金毀了台灣電影,國科會補助毀了學術研究。一旦決定成敗的不是地方群眾文化土壤,而是評審,就會誘惑從業者想像、迎合、串謀,被迫作弊以免損失。獎會反客為主,回過頭來掌控創作者。

全頻道月費吃到飽的制度下,電視台再爛,只要符合言論管制,就獲准上架包銷;上了架等於吃政府標案,製作成本壓得越低,剩餘價值賺得越多。其實,預算就是 競爭力,先看中國東方衛視九百多萬台幣買了《英國達人秀》專利技術轉移;接著,繼菲律賓、馬來西亞後,南韓MNET買了《決戰時裝伸展台》版權,拍攝十集 韓國版花了一千五百萬,而原版是每集一千萬。

這可視為台灣文化政策的自然結果,讓媒體拒絕了市場,只能選擇吃「政府置入性行銷」這碗公家飯。一旦政府成為媒體廣告最大買主,新聞封鎖已不需指示,水到渠成。

習慣落後南韓、中國大陸了吧。但今天,台北的媒體自由,不如柬埔寨。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