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空檔整理房子,突然翻到一張泛黃的紙片,
那是二十幾年前,助教發下來的通知單。
那一年,我們竟然看不起郭台銘‧‧‧
二十多年前還就讀台灣大學機械研究所時,
系上舉辦了許多場研討會,有一次,
請來了當時仍名不經傳的鴻海老板郭台銘。

連接器?電腦的周邊零組件罷了,那是什麼低階技能啊!
郭台銘,只有海專學歷能教台大學生?
黑手出身到工專去演講比較貼切吧‧‧‧

那一年,我們竟看不起郭台銘,
郭台銘曾經在第一次被請來系上演講,
偌大講堂不過十來人,過半還是師長。
實在太失禮,系上第二次請郭台銘再來時,
所長發下通牒,要求所有研究生都要到,所長要點名。

如果真有料,還需要點名嗎?同學們個個心裡嘀咕。
恰好對比的是,在郭台銘來台大演講之前,
系上也安排了當時有「台灣之光」稱譽之
「台中精機」來演講,來的只是副總不是老板,
講堂卻爆滿。

物換星移,台中精機這家台灣老字號製造業代表,
在二○○○年三月被法院裁定重整,
這十年正積極重整旗鼓,郭台銘卻已打造了鴻海帝國。

苦笑不已,打電話給當年同實驗室的師兄H,
他大笑說:「那一年,我們都看不起郭台銘,
我們真是看走了眼啦!」

看走眼的事何止一樁,
也是二十多年前在新竹清華大學校園,深夜,
已從博士班畢業的學長C淒苦地站在宿舍門口,
隔日,他就要去當時根本沒人知道的「XX電子」
報到上班了。

竹葉青一杯接著一杯,C大嘆對不起父母,
畢業後,他投履歷到大同、唐榮,甚至是中油與台電,
都吃了閉門羹,學歷太高了,
當時不太敢用博士的台灣製造業,都說小廟養不了大神,
只有一家剛剛起步的「XX電子」錄用了他。

電子?在那個時候的台灣,電子是「增你智」、
「RCA」或是仿冒日本電動玩具的低階工業代名詞,
出現的都是女工畫面。滿腹經綸竟要和「女工」同列?
C學長苦不堪言,大醉。

第二天,我們扛著半醉不醒的C,
送他到新竹科學園區去報到。

真是看走眼了,如今,
C學長已是副廠長層級的電子新貴,
在許多學子擠都擠不進去的職場天堂大展長才。

真是看走眼了,想到往事就苦笑。

當年,全班五十幾位來自台灣各頂級高中的學子,
看上了台灣第一個自製風洞的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
四年讀書,過半以上同學都走熱流組,學航太,
大夥兒滿腦子想的都是成為未來的「萊特兄弟」
或是「台海的錢學森」,
雄心壯志想要成為台灣的「航天新父」。

畢業的那一年,台灣卻宣布放棄了航太工業,
學無所用,我們這一班個個自謀出路,
讀書覓教職的有之、拉保險的有之、
回到小鎮的有之、改行搞建築的有之、
也有最不成材的我改行當記者。

那一年,還是心高氣傲的學子時,總是看走了眼,
人生真是無法盡如規畫。

苦笑中,又瞥見一本泛黃的筆記本,
那是當年在台大聽研討會專用筆記本,一打開,
是台大機械系最有成就學長,
前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校長田長霖返校時
演講的筆記。

「人生不怕看走眼,而是要找看對眼的路,
眼光多看十年,預想未來趨勢,不要追隨當紅,
然後,就堅定的走下去。」

田長霖負笈西行到美國後,
當時正是美國與前蘇聯太空爭霸時代,
田長霖憶起幾乎所有同學都投入了最熱門的航天科技,
只有田長霖自認競爭者太多,難以出類拔萃,
他選擇當年冷僻的「熱幅射」當專長。

前二、三十年,那些學航太的同學個個頭角崢嶸,
田長霖永遠都只是邊邊角角的冷門學者。

沒想到登月計畫終止了,
挑戰者太空梭大爆炸讓美國航太研究重挫。
當能源科學與電子科學方興未艾時,
田長霖的熱幅射躍登龍門,
還成了華人擔任美國名校校長的第一人。

「人生不怕看走眼,而是要找看對眼的路,
眼光多看十年,預想未來趨勢,不要追隨當紅,
然後,就堅定的走下去。」

那一年,我們竟看不起郭台銘,二十幾年後滄桑,
終於聽懂了田長霖的教誨深意。

回首往事,百感交集,謹以此文,和正要更上層樓,
不斷創下報考歷史新高記錄的一碩士班、
博士班考生分享。


2012-03-01  黃創夏

創作者介紹

閱讀、夢、省思 ..Reading、Dreams、Reflections..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