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的溫柔使我的冷漠溶解,
妳的俏皮幾句言語,有我能理解的幽默,
妳的聲音有香味,我貪婪的聽著、聞著、感受;
妳的眼眸說我的身影映在妳淡藍色的眼珠、停留。

我說,激烈的相思耗去靈魂,光想妳使我無法工作。
妳說,相愛的兩人,沒有感動是不道德的壓抑;
我說,再也不要遮掩彼此腎上腺素狂奔的熾熱了。

當妳撫喚我的尾名,我乾枯的心田有了生命,
妮妮軟滑的鶯鶯問候似愛的種子,
悄悄順了剛潤濕的土紋,溫柔的灌溉著我。

夢和月光拎著漣漪一圈、一圈舞建花園畫樓
紅紅夕陽擠壓了真情密度,狂飛洩愛的紙箋。
我被滿滿愛意氾濫!

星光下一朵斜琪的白蓮;香爐裡裊起一縷碧螺煙;
天空中整個光耀的煙火;都無法使我的痴愛隨去。

我,我想,我是動了真情。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