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一個很久不見的朋友暢談了整晚後,我們沒有了其他打算。而兩個男人現在能去的場合除了夜店與運動場所外,疲憊卻仍不想回家的我們也暫時想不出好主意。這時小紅接到了朋友的電話,而我印象中,這位1年前在西門町見過面的朋友是幼稚園老師。「我現在在TALKING BAR工作!」小紅驚訝的對我轉述她的話。由白天小朋友的溫柔大姐姐,為了賺比較多的收入,轉戰夜生活。這樣的事情總是一直在發生。但為了生計,也只好暫時權宜。『好啊,過去看看妳!』小紅對著電話說。

「我們的店位於永貞路與中正路附近。」這不是我家附近嗎?我這麼想。我感興趣的朝著小紅問:『她的店名叫做什麼?該不會是…. …吧?我的天,我再那附近住三年多了。』

於是,一開始與兩個TALKING GIRL聊天的話題,就是關於我為何在附近住了好幾年卻沒有進去過這家店的原因。不過除了這家店由門外完全看不出來裡面是在搞什麼之外,加上每次7、8點下班經過時,總會看到好幾各長髮飄逸且穿著顯露著美好桐體的妙齡女子在門外燒香準備開始營業,那感覺是這家店好像是做黑的,而且肯定不便宜。我說:『我今天總算搞清楚這家店是在搞什麼了!』嗯!純的啦…

這種店可以說是寂寞男子的暫時停泊港口與只有男人聚會時的加分場所,在台北以雙城街為大宗聚集地,據說一開始是專做老外生意,然後才轉變成今天的模樣。如其分類所指TALKING BAR:就是有女孩子陪你聊天的地方。在這裡,女孩子會對你的各種事情感興趣,而不特別去注重你的長相、身裁、學歷、收入、職位、等其他出社會後正常女孩子常會比較的關於你本身的價值的問題。簡單來說,這種類型的夜店就是服務生會陪你聊天、唱歌、喝酒(服務生當然是女的囉…)而一般你必須要請她喝飲料(俗稱賞大酒)而一杯平均的價位在350~500左右,一攤下來也要喝各兩三杯大酒。只是這家店的消費實在是便宜,除了一個TALKING GIRL整晚下來要給400元之外(但有其他客人時會跑來跑去呦),其他的就是你的酒錢,一瓶啤酒在150元以下,就是說消費比一般PUB低,但比PUB更有與異性聊天、互動的機會。(在PUB,包廂往往才是你的最低消費門檻)

因為我們有兩個人,所以又有一個服務生來招呼我們,是一個阿美族的原住民,大大眼睛上的睫毛有1CM長以上,據說可以掛兩個橡皮筋…穿著吊帶牛仔裙,緊身的白上衣,一附清純的模樣,很好相處且剛來5天。大夥玩遊戲,吹牛,瞎扯蛋、喝酒,就好像認識多年的朋友似的,開開心心的鬧哄哄渡過美好時光!

「你以後就常來,偶而帶各飲料跟小禮物~」兩位女孩子不在座位上的時候,小紅悄悄的面授機宜追女小技一番。他的建議對於有地緣關係的我是很適合,只是住在附近那麼久都沒有進來過,就知道其實我對這種店沒什麼興致的。(在家看書乃TFAJANG的無聊時的王道)。相信以後單獨前往的機會是很低的,酒還是要有好朋友約味道才會香醇好喝。『我以後若有來這家店,相信也是因為你有回來台北的緣故~』我跟小紅相視而笑--乾杯時間啦!

在車上
「我朋友好像沒有穿胸罩耶…以前沒那麼大膽吧?」 (小紅色~)
『對耶,她一直在拉胸前交叉的流蘇布料,好像怕曝光…』 (我也色~)
「不過太暗了,什麼都看不到…」 (小紅想看~)
『對耶,真可惜~』 (我也想看~)

哈!回家睡覺去,明早在去健身吧!掰掰~


PS.朋友,你晚上沒事情做想找妙齡女孩子聊聊天嗎?不要在上網交友了!也不要再打電話給永遠不會出來的女性朋友了。來這吧,400+酒費低消300元而已喲。
(我們坐了2個半小時,總共花費1700。)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