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在我的大辦公桌,端著熱奶茶,看著辦公室外頭的夜景。

川流不息的車燈,讓我想起我的BMW—在我失業的第3個月賣掉的愛駒。

是的,我也曾失業過數月,即使我現位列年薪7位數的外商高階主管。

在我尋覓新枝而四處面試時,遇到不少鮮事,




其中一位態度甚差的人資主管,尤其讓我印象深刻,她首先讓我等了近30分,姿態頗高,
面談時也不太看人,肢體語言輕率,其間接了6次手機,每次大概講了至少2分鐘,
包括朋友家人,”會帶XX菜回家”云云,絲毫不覺不妥。






最後,她告訴我:「你的履歷很完整,(看著履歷表),阿!你是 xx 座的,這種人工作認真,你
有工作狂的傾向吧。」




我一直記得這個”怪怪”的interview。

~~~而今天就像連續劇情節般,我面試到她。

一進來,我就認出她來。我更好奇將她履歷看的更仔細些,在餘光中我察覺到她似乎也對我有印象。



事實上,她的履歷穩定度不高,每個工作平均約1.5年,現在也是處於待業狀態。



我問她離職原因,回答是個人因素(???)。




我告訴她,這個職務英文須聽說寫流利,她點頭說知道。



〈我注意到她履歷表上寫著英文流利。〉

「Good!」,我說「因你並無任何外商履歷,以下我們皆以英文面談。」




她臉上掠過一絲不安…..

讓我訝異的是,所有對話幾乎是答非所問,且回答不超過3句。如:
「Could you tell me the difference between“career’ and “job”?」
「I all like them」(?????)




「Excuse me?」
「Oh! It 's ok !」(?????)



「Excuse me?」
「Oh! It 's ok !」(?????)

她越來越焦慮,我也是人,雖然湧起幾分復仇的快感,但很快被悲哀取代。




台語俗諺說得好:搖擺沒有落魄得久,攏是相遇得到的。

我很快結束了面試,而她在起身時,還因撞到差點跌倒,幾乎”狼狽”地走出my office.

我突然想起很多人們,那些也曾遭受”莊孝維般的面試”故事,真的,



不少待業中的網友們能力只缺伯樂;也不少人只是尸位素餐而已。

人生很像海浪,時高時低,漲潮時固然身價水漲船高;
退潮時也剛好檢視許久不見的抬下斑駁。每個人都有潛在的失業危險,每個人也都有他的潛力與運氣。




謝謝老天爺上了我一課,僅此與大家分享。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