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子坐在一班行駛於淡水與南勢角的捷運上,他想要做點事,當時正是最近天氣不太好卻也溫暖的下午時分。

他面前的腿上擺著文件與書籍。但是,自從捷運經過台北車站,一位女孩子走進車廂隔著一小空間坐在他左手邊之後,他就再也無法集中思緒。她呆呆的望著什麼都沒有行駛於地下的窗外一陣子,然後便將注意力轉移到一本雜誌上,從圓山站起就一直翻閱著《Vogue》,她讓他想起張子怡…。雖然他很久沒有在螢光幕上看到這位佳人了。但是幾個月前當他在某家電行的HD液晶電視看到她的成名作”臥虎藏龍”時,還是感到一種莫名的悸動。

和張子怡不同的是,她留著棕色短髮,穿著一條牛载褲,一雙NIKE球鞋,圓領衫上披著一條淡黃色的絲巾。他留意到她的白皙、有刺青的手碗上戴著一只超大的CASIO G-Shock電子錶。從圓領衫的領口可以看見胸罩的帶子。奶油色細帶子。他想像那下面有質地纖細的內衣。想像那下面有柔軟的乳房。他想像他的手穿過她棕栗色的秀髮,愛撫她的頸背,將手滑近她套頭圓領衫的袖子裡,想像在他指尖下變硬的粉紅色乳頭。想像看著她在他身旁睡去,雙唇微張,以鼻子安靜地呼吸著。他想像和她一起住在永和的一間屋子,屋外有寂靜的公園。並不是他要想像。可是卻忍不住不想像。結果,當然他勃起了。硬的他不禁要問為什麼身體的一部分能變成這麼硬呢?


他猜想她可能是各設計師或是Model,也許是專精會計的秘書。他心中盤算要如何與她攀談,考慮是否要向她問時間、或是借她的雜誌瞧瞧。他希望捷運出車禍,這麼一來他們的車廂就會被拋到正急駛而過的台北市裡,他會在混亂中引領她安全離開車廂,帶她前往附近的醫院。在那兒,他們喝著微溫的咖啡,凝視著彼此的雙眼,幾年後,只要他們透露他們是在悲慘的捷運撞車事件中認識的,便會引來大家的興趣。

不過,由於捷運似乎不可能出車禍,而他也知道這種想法邪惡又荒謬,所以他便清了清喉嚨,傾身詢問旁邊的可人兒是否能借他一隻筆?那種感覺就像縱身從高聳的橋邊往下跳…。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