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延燒三年,刷新日本小說暢銷記錄,並引起影視改編熱潮!
※ 銷量突破二二○萬部!超越當年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掀起的閱讀風潮
※ 佐賀阿嬤之後,日本鄉下媽媽的故事《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再襲台!


卡桑的愛與年輕人闖蕩東京的生活構築出感人的東京鐵塔
台 灣出版界去年以佐賀阿嬤最風光,而今年未上市就已在日劇迷和哈日族間造成高詢問度的日本新國民小說《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中文版六月八日 正式上市,預計這部小說因電影及日劇將於九月上檔,加上故事中的母子親情與台灣風土非常接近,這本以母愛與年輕人在都市尋找自我的故事,可望在台引起熱 銷。

《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可看做作者Lily Franky前半生的自傳體故事。Lily從福岡鄉下「上京」打拚,跟許多日本鄉下人一樣,東京鐵塔就像一個精神指標,流轉著都會人情的冷暖,而這座孤單 又華麗的鐵塔也是作者陪母親與癌症對抗,走過最後人生階段,兩人經常看著的地方。

小說從作者三歲前與母親共住的記憶寫起,一直寫到母親罹患癌症至過世,用點點滴滴的生活紀錄側寫母親對兒子無盡的愛與關懷。

福岡鄉下媽媽愛子的故事不斷延燒

這 個故事在entaxi雜誌上連載時,就因為口碑效應,日本出版社扶桑社總編才有了成書的想法。雖然Lily Franky原本就多才多藝,曾經幫木村拓哉的歌曲寫歌詞,也是創作才子福山雅治的好友,平日以插畫創作維生,但是連編輯跟作者也都沒想到把一個九州鄉下 母親給兒子終身難以回報的愛寫成故事,會感動了這麼多的日本人,Lily也因此一夕之間爆紅為國民作家,富士電視台找來當紅的速水茂虎道跟倍賞美津子對戲 演出感人的電視版,今年四月日本最大的東映電影更邀請新世代偶像帥哥小田切讓演出東京鐵塔裡的兒子。電影上映後,讀賣新聞更以國民小說與國民映畫來強調這 部作品的重要。

日本男人們對這個故事完全沒有抵抗力,報導上說電車上不少人忍不住哭出來,Lily Franky也因此成為現下日本人推崇的代表,女性喜歡他對母親的細膩深情,男性則覺得像Lily桑這樣勇於表達對母親情感的是新好男兒。

《東京鐵塔》最大的魅力就在於能夠觸發共感

Lily Franky表示「這部小說雖然是我寫的,但完成後感覺卻像是其他人的故事。」因為不斷有讀者看完他的故事後,也對他說了自己與母親或親人間的故事,每個 讀者都可以在角色中就像自己,這也是這部作品引起廣大迴響的重要原因。《東京鐵塔》最大的魅力就在於能夠觸發共感,讀者流著淚、閤上書之後,想起的都是自 己的母親。書出版後,Lily Franky在全國舉辦了三十幾場簽名會,每場人數限定在一百人左右,時間卻往往超過三個小時,因為他會跟每個讀者都談上幾分鐘,想知道是什麼樣的人讀了 這本書、讀完後他們想到什麼。讓Lily Franky印象深刻的是,不論年輕人還是七、八十歲的阿嬤,讀者都向他講起了自己的故事,講起自己與父母的關係、與子女的關係。《東京鐵塔》在每個人心 裡喚醒了最深、最濃厚也最源頭的情感與記憶。

影像爭相改編、各國語言陸續出版

今 年一月韓文版已翻譯出版,接下來這部小說將在六月份出現在台灣讀者面前,九月底電影也會在台灣上映。對此,Lily Franky說,「無論什麼樣的時代、什麼樣的國度、對什麼樣的人而言,『母親』的存在都有著相同的意義。」因此他希望不管台灣還是韓國的讀者,一樣能從 這部作品的字裡行間看到自己,重新思索「家庭」對自己的重要性。


讀者淚水,蔓延中

Lily Franky以細膩平實的文字,描繪母親點滴──總是笑臉迎人的老媽,有苦往肚子裡吞,不讓兒子擔心任何事;兼了好幾份工作,省吃儉用地把鈔票一張張存起 來,只為了給兒子上大學;就因為知道背後有雙包容的眼睛,孩子才可以任性又一無反顧地轉過身去,追求自己的夢想和自由──不管是誰,都會把書中的「老媽」 印象投影到自己的媽媽身上。

「不想受到干涉,但又想得到關心;不想被當作孩子看待,但又很想她在身邊」那種似曾相識、毫無保留的真摯情感,讓最冷血的人讀了以後也忍不住哽咽。每個段落都像是藏著自動開關,輕輕地觸碰到人內心脆弱的感情線,啪地眼淚便滾落下來。

沒有文化、性別和階層隔閡,一再地讓人想「家」,把讀者的回憶牽引到過往幸福的瞬間,是這本小說的最大魅力。我想,《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出版後,讀者的感動和眼淚若能堆積起來,一定比台北101還要巨大!


專訪《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傳奇作者Lily Franky
文/時報出版東京特派員aki


四 月的東京電影排行榜傳來捷報,改編自暢銷書《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的電影上映當周就拿下票房第一名,幾家重要雜誌更以作者Lily Franky和編劇,或男主角小田切讓為封面人物,這個福岡鄉下媽媽愛子的故事不斷延燒,到2007年五月就已經邁入暢銷第三年,日本男人們似乎對這個故 事沒有抵抗力,報導上說電車上不少人忍不住哭出來,原來是插畫家的Lily Franky也因此成為現下日本人推崇的代表,女性喜歡他對母親的細膩深情,男性則覺得像Lily桑這樣勇於表達對母親情感的是新好男兒。到底Lily先 生怎麼開始寫這本書,他又是怎麼看待自己的私人故事被電視電影版改編後的形象呢?拿到這書繁體中文版的時報出版社特別在五月底出差東京,專訪這位人氣作 家,以饗中文讀者。


走進扶桑社的編輯部,在電梯間就看到好幾張醒目的黃色海報,寫著「祝賀東京鐵塔突破二二○萬部!」。二二○萬,幾可比擬當年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掀起的閱讀風潮,而且這個銷量隨著四月中改編電影在日本上映,還在逐漸攀升,或許不久可望達到東京鐵塔的高度──三三三。《東京鐵塔》成為新一代國民小說、締造日本藝文界的新里程碑,毫無疑義。

這 本小說的傳奇是從二○○五年七月開始的。上市半年就在讀者口耳相傳下銷量衝破一百萬;隔年四月得到第三屆書店大獎(2006年本屋大賞第一名)、書店店員 一致推舉為「最想賣的書」;年底又經讀者票選為「最想推薦給身邊的人讀的書」;電影、電視劇、舞台劇接連改編這個故事,甚至電視劇還有兩個版本。在出版兩 年後的此刻,《東京鐵塔》仍被所有書店陳列在最受注目的位置,電影甫上映,帶動的週邊效應橫跨各個範疇:旅行社推出了東京鐵塔之旅,在超商買得到書中「老 媽」做的九州料理便當,連昭和三○年代販售的巧克力也拜這本小說之賜在二十一世紀重現。《東京鐵塔》在日本已經不只是一本暢銷書,而是這兩年的一個社會現 象

故事從陪母親在醫院度過最後的時光開始

然 而造就這個現象的原點,出於一個再單純不過的緣由。當年作者Lily Franky在看得見東京鐵塔的醫院病房裡,陪伴母親度過臨終前最後一段時光。他開始提筆寫下母親的故事,寫下從記憶中一點一滴浮現的細節。在那時刻,他 對命運逼臨的恐懼有了最深切的體認,也清楚即將來到的事將是他的內在生命最重大的衝擊,於是一個截然不同於插畫家、專欄作家Lily Franky過往作品的長篇自述小說,在死亡的倒數計時中誕生了。這是二○○一年春天的事情。



母親過世後,有兩年時間他完全無法書寫,直到一本名為「en-taxi」的雜誌創刊,為這個擱置的故事帶來繼續下去的契機。

en -taxi是扶桑社發行的文藝季刊,訴求「超世代的文藝風格」,創刊號由Lily Franky、柳美里,以及著名文評家坪內祐三、福田和也共同擔任編輯。企劃內容時,四人的共識是要寫真正想寫的東西,於是各自提出自己的創作構想,這時 Lily Franky表示他要寫母親,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想寫。《東京鐵塔》的故事就在二○○三年春天en-taxi的創刊號上正式連載了,一共連載了九期,於二 ○○五年結束。

文學季刊連載後,口碑推波助瀾

作 為一本小眾品味的文學雜誌,en-taxi的發行量僅一萬五千本,不過編輯部從一些徵兆中已經看出《東京鐵塔》驚人的渲染力。「我們發現自己身邊的人都在 談,而且都被這個故事打動了。」en-taxi的總編輯壱岐真也說。從周遭的反應,讓編輯部確信這部小說有實力贏得更多讀者,不過最初的設想是「要是能賣 到十萬本就太好了」,後來排山倒海襲捲書市的氣勢,連相關的人都始料未及。

這樣的發展,對作者Lily Franky來說也是始料未及的。一躍成為國民作家,自己半生的經歷化作數百萬人心頭的故事、螢幕上反覆播放的影像,Lily Franky面向世界的姿態還是一如既往,他的身分或許不停在轉換中,但他自己本身卻沒有什麼改變。

連封面設計都藏著珍惜愛護親情的意義


在 可以遠眺台場海景的十六層高樓房間第一眼見到Lily Franky,和從小說中讀到的Lily Franky全然重疊。穿著合身的三件式天青色西裝,舉止溫和合宜中有著自然率性,一開始他回答提問顯得十分認真而謹慎,漸漸言談中就流露出詼諧的一面, 就像他的書給人的印象。日文版《東京鐵塔》可說是Lily Franky本人的美感意識一個完整而徹底的展現,從文字到裝幀全都出自他的構想,純白色的極簡封面上包覆一條金色的鑲邊,這樣一不小心就容易污損的設 計,傳達的是「希望這本書被讀者珍重地對待」的心情。翻開內頁首先映入眼中的是Lily Franky在東京鐵塔上俯拍的東京,而後看到扉頁上「老爸」充滿藝術氣息、狂放的題字。「老媽、老爸和我」,藉由這本書又重聚在一起。

「這 部小說雖然是我寫的,但完成後感覺卻像是其他人的故事。」對於《東京鐵塔》獲致的成功,Lily Franky站在一個客觀而抽離的位置檢視,所有影視改編的版本他全都看過了,每被問到感想,總是回答「作品能夠得到肯定非常高興,也很光榮」,但看的時 候他並不意識那是在演他的故事,他認為每個觀影的人都可以在角色中代入自己。

家對Lily桑來說,就是餐桌上有著母親親手做的醬菜

確 實,《東京鐵塔》最大的魅力就在於能夠觸發共感,讀者流著淚、閤上書之後,想起的都是自己的母親。書出版後,Lily Franky在全國舉辦了三十幾場簽名會,每場人數限定在一百人左右,時間卻往往超過三個小時,因為他會跟每個讀者都談上幾分鐘,想知道是什麼樣的人讀了 這本書、讀完後他們想到什麼。讓Lily Franky印象深刻的是,不論年輕人還是七、八十歲的阿嬤,讀者都向他講起了自己的故事,講起自己與父母的關係、與子女的關係。《東京鐵塔》在每個人心 裡喚醒了最深、最濃厚也最源頭的情感與記憶。

韓 國已經在今年一月翻譯出版了《東京鐵塔》,接下來這部小說將在六月份出現在台灣讀者面前,九月底電影也會在台灣上映。對此,Lily Franky說,「無論什麼樣的時代、什麼樣的國度、對什麼樣的人而言,『母親』的存在都有著相同的意義。」因此他希望不管台灣還是韓國的讀者,一樣能從 這部作品的字裡行間看到自己,重新思索「家庭」對自己的重要性。

四歲前就失去了 「家」,跟著母親居無定所四處漂流,在Lily Franky心中的「家」,就是下班之後回來,能夠大家一起圍坐著吃飯談天,這樣平凡的幸福感。十八歲時一個人來到東京生活,如今倏忽過了二十五個年頭, 自從母親也上京之後就失去了能夠歸去的老家。不過重要的不是身在哪裡,而是和誰在一起,對Lily Franky而言,有母親在的地方就是原鄉,母親半夜起床攪拌米糠、醃漬醬菜的背影,是他心底永恆的風景。如果可以再一次吃到母親做的菜,最想吃的是什麼 呢?「還是醬菜吧。」Lily Franky思索了一下之後這麼回答。由那桶傳承到「老媽」手中的百年米糠做出的醬菜,是再也無法重現的母親的味道。


關於Lily Franky


1963年生於日本福岡縣,武藏野美術大學畢業。

散 文家、小說家、專欄作家、繪本作家、插畫家、藝術指導、設計師、詞曲作家、演員、無線電導航員、攝影家……等,擁有多種面貌,自由穿梭、活躍於各種領域之 中。《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是作者第一部長篇作品,本書的日文版裝幀也是出自這位多才多藝的作者之手。

《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2007年電視單元劇連續劇陸續推出;2007年4月電影版由小田切讓、松隆子主演,日本盛大熱映中。
 
Lily Franky個人官方網站:http://www.lilyfranky.com
電影官網:http://www.tokyotower-movie.jp/
電影官方部落格:http://blog.tsutaya.co.jp/tt_movie/
電視劇:http://wwwz.fujitv.co.jp/tokyo-tower/index.html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