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去參加志工活動,是一個朋友邀約我參與的。當初在決定要不要加入時,心裡很掙扎,後來還是勉強自己過去看看,主要是想重溫多年以前的自己。
說起來很多朋友不相信,學生時代我一直是志工社的成員,也在高年級時擔任過社長一職,帶領社員做社區服務。當年會參加這個社團是因為社團展覽時,志工社的招募老師特別熱情的緣故,一句接一句的帥哥、帥哥讓人無法招架,便從此開始了我去育幼院、養老院、監獄…等做社區服務的校園生活。

我蠻有服務的熱誠,朋友需要幫忙的,挺夠義氣。公司需要協助的,配合加班的,義不容辭。所以志工社某方面的精神跟我很契合,就是樂心助人!但是我卻也有功利主義的一面,會計算得失,會想做這個這對自己有什麼好處?雖然我也因為參與志工社交了女朋友;也因為是社長的關係,在社團裡面頗受學弟妹愛戴,不過志工活動卻是極其花時間的一件事情,事前需要接洽協調,然後要安排活動內容,訓練社員,心理輔導,所有事情都要一把抓,而且是無償支付的,還得自己付交通往返的錢,或是便當的費用。


“志工活動是不能要求回報的,是一種犧牲奉獻的精神,是一種純粹的服務的熱誠。”多年以後,我秉著當年總是對學弟妹說的這句開場白,重新參與了志工活動。不知道是不是環境的關係,台北熱衷於社區服務的人好像年齡相對年輕,當然,也可能是自己變老了才會這樣想,而且這些女大學生的姿色也還不錯。
「這竟是一個認識女孩子的大好機會?」我心裡高喊萬歲~!可是第二次又要去的時候,我的掙扎又再度降臨,理性的我告訴自己應該要去找回過去的熱情並且多認識些女孩子;心裡的我卻真的不想過去,缺乏動力與理由。

我不想為了女孩子的目的去參與志工活動,那樣實在太噁心,我會看不起這樣的自己。但是現在的我卻無法沒有獲得的去投入自己並沒有興趣的事情,然後只是為了愛與關懷。隨著志工集合的時間慢慢逼近,我還在家裡來回的繞圈踱步,在去與不去的迴圈中游移著。最後我傳了短訊給承辦人婉拒的這次的活動課程。


我心裡並不高興自己最後的決定,因為那讓我確定自己已經變的世故了,不再是當年那個看到受幫助的人的笑臉就會滿足的充滿愛的青年。它提醒了我,你曾經有過那麼樣的善意,那麼多的溫暖,雖然這一切並沒有全部消失;但今天讓我苦惱不堪的種種原來是不屬於我的。

昨天過去了卻又沒有消逝,那早年的自己所發出的“……一種純粹的服務的熱誠。”也是一道未來的指令,要我去找回過去自己的財寶。

我現在還不想漸漸步入枯燥勢利的成年。
C-マンション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