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我直銷的兄弟們 by阿堯

有一度我覺得我的生活充實極了,但是在看見K之後,才讓我覺得自己真是糟糕透頂。



好久不見的K打電話給我,說是老朋友好久沒有聚聚了,有很多心裡話想跟我說,要我一定要找個時間跟他見面。我想從大學畢業也真是好久不見。高中時後K在隔壁班,常常跑來我們班上找我聊天,說未來的理想抱負,他對語言最有興趣,想念外文系,我對前途還很迷惘,一點也沒有正常考生應具備的信心,K常常對我加油打氣,說一定要抱持著希望,什麼都會上。後來K考上了外文系,而我以黑馬之姿,達成了當初對他的許諾,相約椰林大道見。



K是一個沒有心機的人,他樂天知命、孝順父母、友好同窗、禮遇師長,他大概是我見過少數表裡如一的好人了,K的好很難用言語文字表達,這種天性善良的人,他們的好要用心靈去感覺,某個點通了,就會有說不出的暢快跟和諧。



剛到台北那幾年,失戀加上課業上的挫敗,是最失意的一段時間。我簡直活的像一團發霉的麵包一樣有氣無力,除了用力地參與社團之外,我對什麼都沒有真正熱心過,我越來越冷,疏離課業,也疏遠同學。K跟我約定在一棟大樓附近見面,我不疑有他,如時赴約。



K徹頭徹尾的變了一個人,他變的更容光煥發、充滿自信,感覺上他整個人像是塗上了亮光漆背後並背著光環一樣,耀眼到不行,儘管他的領帶有點歪歪的,皮鞋有點老氣,但是這些形式上的東西都無法遮掩他的光彩。「你覺得你是一個怎樣的人?」,劈頭K就問倒了我。「你想成功嗎?」,「…應該想吧」,「什麼叫『應該想』?『想』跟『應該』不應該放在一起,到底是肯定還是否定呢?這有很難回答嗎?」。K變的犀利無比,一開場的幾個問題就讓我啞口無言。



的確很難回答啊。K難道都不懂我嗎?



我被K帶到一個重滿人氣與法喜的會場,在那裡將近一百多個人都充滿了自信與勇氣,大家無時無刻都在喊口號,一陣陣此起彼落的加油與歡呼聲,響徹雲霄,在樓高十五的大廈裡面直沖天聽。K引見我幾個大哥,都是這個產業的大人物,頭腦再怎麼不清楚的我也瞭解了,這不是直銷會嗎?我問K。「當然不是啊,我們跟直銷不一樣,我們比較有系統,我們比較專業,我們比較關心我們的弟兄,我們是朋友、是家人,我們不是直銷!」。



這是以人頭拉人頭的方式入會,入會會員要自行找自己的下屬的集會,加入這個會的人除了可以以折價的方式購買該公司一系列的產品外,還可以用別人的消費累積自己的紅利,據說大哥的大哥的大哥的大哥極人物,現在是月入百萬的單身貴族,好像才剛滿三十,後勁看好。K跟我說,「你難道不想要一個更好的人生嗎?你不想要出國讀書嗎?出國不用錢嗎?」,「你不能在消沈下去了,你的人生有很大的問題」。



是啊,我的人生有很大的問題。就是這一句。



看著這麼多人萬眾一心的,我著實傻了眼,才發現原來我已經過了那個對眾志成城、數大便是美極為嚮往的年紀,並開始把自己孤立起來了。我完全沒有被感動到,對他的指責竟也沒有任何內疚之意,想來真是無恥到了極點,怎麼別人對我人生的關懷與介入我都完全不以為意呢?我果然已經踏入了那個拒絕信仰真理及服從定義的階段,在這幾年變了一個人啊。



直銷是廣告的變形,不直接以產品實用性質為訴求所進行的推銷,或利用人情,或利用其他因素進行商業貿易的往來。不變的是,直銷赤裸裸的保留消費中的剝削精神,甚至將這種剝削發揮到極致,連K和我的交情與人際情感脈絡也一併的捲入了其中,作為可供交易計算的數據。消費者在裡面消費的是商品,也亟欲的創造自己的最大利基,產生自己的產品—自己的消費者,在此同時也固若金湯地成為別人的產品。人類社會中大概很難再想到什麼制度,可以這樣天衣無縫的把人跟產品、主體與物鑲嵌在一起,並又同時維持著這樣兄友弟恭、萬眾一心的氛圍。



我的人生是一團混亂,無法承受太艱澀的信念跟意理,大概也是看穿了什麼,也不想再去成為任何信念的臣僕,可能也正因如此,我才活的那樣搖搖擺擺、狼狽至極吧。在K的眼中,我是一個拒絕自己,關上心門的自閉兒,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而我已經未戰先敗的落後別人一截,什麼也救不了我了。而我也無力到只能沒有志氣的的跟K道歉,說我真的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比較喜歡去逛百貨公司、我喜歡逛週年慶、我的頭很痛、我想走了、下次再聯絡吧,等等的。就這樣,我逃出了那棟大樓,而K果沒有再聯絡我。



室友阿廖接到好久不見的學妹來電,從前那個樂天知命的學妹突然悠悠的跟阿廖說「你好嗎?我們好久沒見了,出來聊聊吧」。阿廖回來之後,大罵那個學妹,「他竟然說我的人生有問題」、「我在放棄自己」、「我活的很沒有意義!」,「碼的!」。她重重把門甩上,回房間睡大頭覺,希望把這些都忘掉。



最近又接到友情直銷的來電,我還是不敢單刀赴會。也或許我看來真的有很大的問題,這些年來始終沒變,大家才會紛紛對我招手;我的生活一定有什麼地方看來很蠢,卡在某個關卡過不去,才會被大家判定如此適用於直銷的方式來拯救我的身心靈。



這樣一來,以致於我有時會想到K,不知道K現在是不是已經過著飛黃騰達的日子,達到人生的最高境界享受著連綿不絕的幸福快感。而如果當初我交出兩萬元入會,加入K的部隊,現在的境遇不知會是怎樣呢?

引用:http://blog.chinatimes.com/dreamguru/archive/2005/09/08/15288.html

迴響及引用
# re: 想我直銷的兄弟們
2005-09-08 15:10 by nancy
直銷如果有罪,那它最大的罪就是讓我們這種從來就不敢去沾它的人,偶而想要聯絡多時未見的老朋友,都有點遲疑起來,擔心被人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 re: 想我直銷的兄弟們 by阿堯
2005-09-08 09:23 by tainanese
我是不知道你會境遇會是怎樣,但我被朋友慫恿的交了美金300元入會,得到了一份會員產品包裹之後,我仍是原來的我.因為我實在對那些產品沒啥興趣.也不覺得有省到錢.
有的人適合做,我想我是不適合做這事的人.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