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是一個深不可測的問題。

『你為什麼愛我?』(只有女人會問這問題…)
“男”:『因為我已經習慣你了!』
女:『你為什麼習慣我?』
男:『是諂媚、是心理與生理偏好的表達。』
女:『?!』
男:『是人類的情感、本能、需求與安定的宣告。』
女:『???!』
男:『愛情的發展過程,是一種學習與訓練的經過,這點與思考的過程相當類似。』
女:『……』
男(往女人身上靠過去):『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女:『你去死吧!』

若ㄧ個人習慣問「為什麼?」那麼他這輩子直到去世為止,都有非常足夠的時間去思考。不過前提是他(她)也得整天在書中鑽研學問,才會有助於智力的提升。而一個學者般的男人,在整天鑽研學問之後,那套高深莫測的回答,也無助於durex的消耗。


「如果這樣的話,會怎麼樣呢?」
這個問題需要許多自己的想像力。過程中,不斷的練習去促使智力的增長,想像力可以培養堅定的精神,以及主動追求靈感和直覺,諾不如此,這些東西都會在尚未察覺時就已經從身邊溜走了。「我必須做什麼呢,以便…..?」


你必須去[敏感化]。(令人做噁的專有名詞,意思是逐步的接近)
實驗白老鼠某大學男子(處男),從沒有對女同學提出過邀約的申請,光是接近女同學,他就會突然害怕起來,他會因為激動而臉色蒼白或是滿臉通紅,開始發抖和結巴(出糗),然後逃走。而那女孩則會嘲笑他。

但我們不能坐望一個優秀的年輕人的重要器官沒有發揮效用,這不是科學的精神!所以我們要思考的是如何對他伸出援手?讓他可以感受上帝的恩典。

所以為了治療這位靠電腦過生活的可憐大學某男子,我們擬了一個小劇本,這齣戲非常的短,只有一個情節、即:一名男子打電話向一位女孩提出邀約。

我們聘請一位領鐘點的女同學,然後這名膽小的青年被要求坐在電話旁,他必須念出他的角色台詞,而我們的打工”女”人員,則坐在另一個房間的另一個電話旁扮演被邀約的女孩角色。

這練習一直持續到這名大學生可以相當流暢的說出事先寫好的稿子為止,然後這名鐘點女孩開始脫稿演出,強迫這名學生即興對話。當這也順利進行之後,,這名大學生必須和這名年輕的小姐進行面對面的練習。

最後教練員們會從樓上的窗戶指定在挺院(或臥室裡的床旁邊)裡散步的其他女孩,當然,這些女孩也是有領終點費的工作人員,這名大學生必須下樓與她們做突然的對話。

之後,這名年輕人完全不會再害羞了;他去敏感化了,他開始有辦法跟女孩子侃侃而談,他開始有了約會;最終,他也很少開啟他的media player程式。我們拯救了一個常充滿罪惡感、昏昏沉沉且一直在download的青年。


透過大量的練習每一句話與手勢,藉助這些熟練的起步流程,這名大學生習慣了每一個接近女孩子的步驟,他可以承受較多的害怕。剛開始一點點,然後是越來越多,就如同雙手因摩擦而長出厚厚的繭時,手掌就會變的敏感、沒知覺一樣,可以從容的面對眼前的垂涎三尺的正妹。經由學習學到一些他之前不拿手的資訊與行動。當然,關於誘惑的藝術也必須要學習。


你害怕嗎?趕快去敏感化吧!
身邊有一位熱心的溫順女孩願意幫助你嗎?
『相信是絕對很少的。』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