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一個異性朋友,問過我一個問題:「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
我的回答是:『都可以阿!我跟大部分的女生都很談的來,目前還沒遇過無法交談的』
當時她的回答是:「談的來並不等於合得來吧!」

這已經是一陣子的事情了。
但最近在她的BLOG裡面看到了她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男生跟女生的話題不同,看到男生就聊男生的話題,看到女生就聊女生的話題,知道這個人的個性講他想聊的話,這樣跟誰都有話聊吧...。只是看你想不想去跟他聊而已,不是嗎??」

她的這些見解讓我感到被打了一記悶棍一般,頭暈目眩。
那天跟你的對話,並不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業務方式。
我不知道妳爲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我並沒有捏造任何事情去迎合妳,我本來就對這些衣服、配件、名牌、香水很有興趣啊?只是跟男孩子是不會去聊這些的。

其實最開始我就不應該說跟大部分的人都談的來,因為這樣太臭屁而且刺激到對方。我竟在我的女孩子朋友面前炫燿我的男性地位,真是可恥!
而且我的朋友跟他的男朋友之間沒什麼話題,這樣做真的很失風度。

那一天我的回答其實說的很不好,我要表示的意思是,我比較喜歡跟女孩子聊天,比較沒有壓力,比較可以做自己,比較親密,所以我比較喜歡跟女孩子做朋友。


不過男人跟女人私底下沒有什麼話好聊,卻常耳聞。
我大部分的女性朋友都跟我抱怨過一樣的問題。就是她男朋友在朋友面前總是妙語如珠,信手輾來就是一個笑話;可是私底下卻話卻少到了極點。

那爲什麼男女之間會有溝通的問題?

其實許多男人不知道女孩子要的是什麼;而女孩子也不了解爲什麼男人會覺得他們所要的東西令人不解。男女共處並不完全是因為性的吸引或其他的力量使然,我們所追尋的是一個能夠聽的懂我們內心世界的人,我們需要別人聽我們說話,更希望被對方了解。

男人的社會是一個階級化的社會,每個人或高或低都有屬於自己的位階。在這樣的世界哩,人際間的談話就像是一場談判,人們努力在談話中佔上風,並且必須保護自己以免他人將自己推擠下去。因此生活像戰場,男人們必須掙扎奮鬥以維護獨立與尊嚴,並且要避免失敗。

女孩子的社會中,人際談話的目的在於促進彼此的親近,人們付出並尋求他人的肯定與支持,並達到和諧一致,人們必須努力去維持人際間的親密,以及避免孤獨。這樣的世界看似也有階級存在,但階級主要由友誼來決定,不是權力或是成就者。

在追求地位的世界裡,獨立是一個重點;
在追求關係的世界裡,關係是一個重點。

因為建立地位的基本方法便是發布命令,而接受命令者便貼上了低階地位的標籤。雖然每個人都需要親密與獨立二者,但是女人們傾向於追求前者,男人則傾向於後者。這種奇妙的對比,像是男人與女人的血液往著相反方向跑一樣。

男人不能對他的朋友說:「這件事情我必須徵求女朋友的允許。」
所以男人從不在和女朋友討論之前,便擅自作主張計畫任何一個週末或夜晚的活動。女人無法了解,為何男人不能表現相同的體貼呢?

許多女人覺得在生活的事情上面和同行的伴侶商量,是一見自然的事情,然而男人們卻經常自主的自動做決定。這反映出男女之間的差異。


當女人試著要討論自己的困擾時,她們總因為男人的反應而不悅;而當男人試著要幫助女人時,卻又因女人的指責而生氣。

在私人場合中女人多言,男人沉默;在公開的場合中,男人多言,女人沉默。
閑談瑣事女人巨細靡遺,男人輕瞄淡寫。
女人藉著談話創造人際情感;男人藉談話進行對立競爭。
不同的會話型態,會有不同的結果。
男人以男人的方式與女人談話,關係會越來越遠。
男人以女人的方式與男人談話,地位會越來越低。
而談話的習慣是很難改變的。

許多女人經常抱怨男朋友太少對他們說話。
已婚朋友A男說過:「當我每天離開公司回到家裡時,通常覺得沒什麼話好說,但是我老婆卻從不缺題材好好喋喋不休一番。如果她不說話,那麼整個晚上我們將在沉默中渡過。」

男人喜歡公共性的談話,女人則喜歡私人性的談話。
(我剛好相反,不過我也說公共性談話。)
前者是報告性的談話,後者為情感性談話。

公共性談話的語言就像是一場江山爭奪戰,男人們藉著與語言來維繫個人的獨立性,並且掌握在社會階級中的地位。
男人展示自己高人一等的知識與才能,藉著說故事、說笑話以及提供資訊的方式,將自己推向舞台的中心。
男人以語言為工具以獲取他人的注意。
男人就是這麼有壓力的以語言為武器攻城掠地。
所以我才喜歡跟女人聊天,那感覺好太多了。

女性朋友一直對我抱怨:「對別人,他可以有著說不完的話;對我,他則是一言不發。」

女人常覺得男人缺乏溝通的行動,男人卻抗議這樣的指控。爲什麼當他傾其所有地告訴了她時,她仍然會覺得對方根本沒說什麼?其實問題在於溝通的型態上面,而根源在於男女談話方式的差異上面。

當男孩和女孩在成長過程中,各自學習時,差異就開始產生。
女人將最親密的人際關係視為是很棒的。一個小女孩的社交中心就是她最好的朋友。女孩的友誼藉著訴說秘密得以維續。友誼的重心在於談話,彼此互訴所思或所感,以及當天所發生的大小事情。
所以當女人抱怨男人太少對她說話,而遭男人抗議時。雙方都沒有錯。她覺得他並沒有告訴她什麼,因為他沒有說出一些一閃而過的思想,或是一天之中種種經驗中的感受。那些她和密友們所分享的東西。他沒有告訴她這些,因為對他而言這些都不像是該說的話,甚至他可能覺得不值得一提。他只說他覺得重要的事情。

以前當我在看書前,總會先問女朋友,有沒有什麼事情要說的嗎?通常這時候都沒有。但是一但我開始看書,她就會想起一些事情要說。當時,對我而言,談話是為了資訊交流。所以當女朋友打斷我的閱讀時,必定是要提供我什麼必要的訊息才對。但是對她而言,談話是為了感情的互動;訴說事情是展現兩個人關係互有交集的途徑,而聆聽對方說話,則傳遞了感興趣與關懷的情感。她總再我閱讀的時候想起事情要說,這情況絕非偶然,而是她的需求使然。就她的感受而言,當我埋首在書中無暇和她說話時,正是她感受到最需要言語互動的時刻。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理解到這件事情。

大部分女人嚴重的不滿來自於這個經典的場景。
當一個女人告訴他她的想法,而他沉默的聽著。然而當她問他想些什麼時,他延遲良久,然後回答:「我不知道。」在挫折中她再度挑戰:「你內心真的空無一物嗎?」。然後男人可能會回答:「不說話不好嗎?」女人最後只能妥協,然後安慰自己,男人寧靜是正常的。其實男女雙方都要多少改變自己的心態,並親近對方一點。

對女人而言,她慣於表達那些浮現心頭的思想與感受。因此沒說出什麼就表示沒想到什麼。但是男人並不認為那些一閃而過的想法值得一提。他壓抑自己,而且不慣於說出迅速流轉的思想,所以當女人自然的說出所思所感時,男人則自然的屏除剛才在方才在腦裡浮現的東西。他覺得把這瞬間的所思所感說出來,是賦予他們過多的重要性,有點小題大作的味道。

在女人的生活裡面,她一直嘗試著把思想與情感在私人的對話中表達出來;在男人的生活哩,他卻嘗試著擺脫他們,並且不輕易向外透露。

對女孩而言,談話可以促進她們的友誼。而男孩的關係是透過各種活動建立:一起做一件事情,或是討論各種活動,例如運動還是政治。在這種格局裡,男人傾向於談論可以加深他人印象的事情,也就是關乎地位的話題。

這種兩性的差異,不可能會消除。但是了解對方和自己的差異,能夠挽救彼此的關係免於更惡化,並且進一步的互相調適。一但了解到談話在男人與女人的心目中有著不同的地位,更不會因而感到親密感的失落。男人也不會再將女人談話的願望視為一種非理性的要求,或是想要阻止他去做某件事的操控性企圖。



對於“談的來”的看法大致上是這樣,我對於合得來也有看法。

什麼叫做合得來?

你到底想要什麼?你最珍惜什麼?換句話說,你的基本欲望是什麼?

你有沒有想過人生的意義是什麼?讓你覺得有意義的事是什麼?你所追尋的人生目標是什麼?
基本慾望和快樂、幸福以及人生的目標又有什麼關係?

你的慾望會影響你們之間的互動溝通,你如何透過各種關係來滿足自己的慾望?你又可以從事什麼活動來追尋快樂、追尋有意義的幸福?

有點累了,下次再跟妳討論吧。

C-マンション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