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習慣:打分數

在電影《愛你在心眼難開》(Something’s Gotta Give) 中 有一幕傑克.尼克遜和黛安.基頓的對手戲很可愛。黛安.基頓飾演一名五十多歲、離婚的成功劇作家,而傑克.尼克遜則是一名六十多歲的大亨,出了名的花花公子,碰巧在和她的女兒交往。尼克遜因突發輕微的心臟病,必須休養,不得不在基頓豪華的度假屋住幾晚。他和基頓起初互相厭惡,但戰火後來漸漸冷卻下來。某個 深夜,他們在基頓的廚房裡有一場調情的對話,當時她正在準備宵夜。
  
基頓說:「我無法想像你怎麼看我。」
  
尼克遜問:「你曾經懷念過有婚姻的時候嗎?」
  
「有時候會,」她說,「有,晚上。但現在比較不會了。」
  
談話的內容有時跳到他們要吃的東西上,但是基頓,有點明顯想得到答案的意圖,又把話題拉回來。
  
「我們當中是否有人方才說了個有趣的事?」她若有所指地說。
  
「你說你無法想像我怎麼看你。」
  
「你不一定要回答。」她說。
  
「好。」他同意。
  
「但是如果你有看法,我會很好奇想知道。」基頓說。
  
「你可不可以先告訴我,為什麼你只有在晚上懷念有婚姻的生活?」尼克遜問。
  
「喔,電話晚上比較不會響,晚上會覺得自己是一個人。費了一點力氣才習慣一個人睡,不過現在我有竅門,我必須睡在床的正中央,如果另一邊沒睡人的話,只睡一邊是非常不健康的。」她說。
  
受了她的回答鼓舞,尼克遜說:「現在我確定了我對你的看法是正確的。你是別人的精神支柱。」
  
「呸!」基頓的反應。
  
「試著不要幫我的答案打分數。」尼克遜說。
  
我知道這只是部愛情喜劇片,但這情景真是傳神,就算是在最浪漫、親密的時刻裡,當別人想給我們最精確(最有 幫助)的描述時,我們很自然地會去打分數。我們本能地將他們所說的打分數,去和我們期待他們講出的更悅耳或深刻的見解比較,或是和我們對自身的看法、或是聽過別人對同一件事的評論相比。
  
在有來有往的公事討論上,提出看法並沒有錯,你希望別人可以自由地同意或反對。
  
但當我們特地要別人表達對我們的看法時,打分數就不合宜了。如果是別人徵求我的意見,又要對我的建議打分數時,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是誰過逝了?要你來當蓋棺論定的總評審?」
  
就連你問了個問題,同意別人的回答時也是如此。別人也許有意也許無意,但會記住你同意了,當下次你不同意時,他們記得一清二楚,這個對比會自己說話,這人會想說:「我哪裡說錯了?幹嘛惹這個麻煩?」
  
這就像一個執行長在會議上徵詢對一個問題的建議,然後對一個下屬說:「很棒的主意。」然後告訴另一個下屬 說:「這個主意還不錯。」然後對第三個人提的意見不發一語。第一個因為有了執行長的肯定,可能興奮不已,第二個人稍微沒那麼開心,第三個人則既沒被鼓舞也不開心。但你可以確定兩件事:第一、在會議室裡的每一個人都記住了執行長打的分數,第二、不論執行長的評價有多善意,幫別人的答案打分數的純益就是讓別人 更躊躇不前、更想自我辯護,倒不如接受意見而不要打任何分數來得好。



沒有人喜歡受評斷,不論如何婉轉都一樣,這就是為何幫別人打分數是不知不覺把別人從身邊推開的方法,也讓我們無法更成功。為別人的幫助打分數的明確結果就是,他們再也不會幫助我們。
  
我們如何能不再為別人打分數,尤其是在別人真心想幫忙時?
  
在我的工作中最詭異的處境,就是客戶很關切我同不同意他們的行為,以及我認不認可他們改進的幅度。
  
我立刻要他們省略這個念頭。
  
我告訴他們,在任何要達到長期效果的事情中,我們有一個選擇,我們可以用一種贊同的眼光、反對的眼光、或純粹中立的眼光看待。正面使命、負面使命或中立使命。
  
我向他們保證我是持中立使命,我不去管贊同或反對,我不打分數。我的任務不是要根據你選擇要改變甲習慣而不是乙習慣,而來評估你是好人或壞人。
  
就像是醫生對待病人一樣,如果你一條腿斷了,進到診療室,醫生不會因為你如何弄斷腿來評斷你,因為犯罪、踢狗、跌下樓梯或被車撞以致受傷都不是他要關心的重點,他只在乎如何治好你的腿。
  
你必須要秉持相同的態度,要以醫生這種中立使命的態度,來和協助你的人打交道。我在此不是光指要協助你改變的人,而是,你從同事、朋友、家人那聽到任何有助益的評語時,都不可以打分數。不論你心裡怎麼看待這個意見,你的想法要密而不宣,仔細聽對方說,然後說:「謝謝你。」
  
試試這樣:一整個禮拜,對你從別人那聽到的任何想法,保持中立反應,把自己想成人類中的瑞士,不要選邊站, 不要表達意見,不要為評論打分數。如果你發現自己無法光說完「謝謝你」就住嘴,那就說些無傷大雅的:「謝了,我沒有想到這一點。」或是:「謝謝,我應該要仔細考慮你說的這點。」
  
一個禮拜後,我保證你會大幅減少在工作及家中無意義的爭論。如果持續數週,至少有三件好事會發生。
  
首先,你不用費力去構思這種中立回答;它們會自然產生,就像別人打了個噴嚏,你會說:「多保重。」那樣容易。
  
再者,你會大幅減少陷入爭論的時間。當不為一個想法打分數時,沒有人能和你爭辯。
  
第三,別人會逐漸把你當成一個比較投契的人,就算你事實上並沒有同意他們什麼,經常這樣做,別人最後會把你列為受歡迎的人物。別人一有意見時就會想到來敲你的門,把你當成一個可以把偶獲的想法丟到你身上的人,而不怕會以互吐口水告結。
  
如果你無法自我監測自身的打分數行徑,「雇」一個朋友在你每回打分數時提醒你,並且罰你錢。在家裡,請另一半幫忙,在公司則請助理或好同事協助。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