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獲諾貝爾物理學獎的美國物理學家理察˙費曼(Richard Feynman),除了在物理學上學有專精之外,其他方面也多才多藝,生活上更多姿多彩。他曾在物理正務之餘,把時間花在修理收音機、開保險櫃、畫畫、跳 舞、表演森巴鼓,甚至去拉斯維加斯研究賭博機率。他永遠對周圍的世界感到好奇,一切都想積極嘗試,故被稱為「科學頑童」。

他的特立獨行,在在令人深思,使人發笑,普林斯頓大學研究院的院長夫人,跟他初見面時就不禁大叫:「別鬧了,費曼先生!」他後來就以這句話為書名出了一本書。

最新繙譯出版的書是《費曼手札:不休止的鼓聲》,這本書是費曼的女兒米雪˙費曼編的。書中收有許多費曼寫下的札記和書信。

其 中一封是他在1954年寫給媽媽的信。他聽說媽媽的許多朋友都對她說,你怎麼住這麼的小房子?你怎麼能在這麼差勁的店工作?怎能和那麼可怕的女售貨員一起 上班?又說她「一無所有」,「生活單調無聊」,「做的事沒有變化,也沒有什麼未來」,「不能為自己建立什麼」……。費曼對媽媽說,「他們全錯了」。「財富 不能使人快樂,游泳池和大別墅也不行。沒有一件工作本身是偉大的或有價值的,名譽也一樣。到外國去玩樂,更是毫無意義。主要是你的心態——只有當你用心在 你去的地方,那地方才有意義;用心在你的工作,你對工作才有感覺;用心在你的屋子,就會覺得『室雅何需大』了。如果你的心態是正確的,那麼就會處處如意, 事事歡喜……但內心的寧靜卻很不容易達到。這和物質條件沒什麼關係……在任何工作上,都可能存著一種感恩的心態。你的那些富朋友,才真的一無所有,如果他 們不能保持一種謙卑的態度……」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