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251年,秦國的軍隊包國了趙國的都城邯鄲。趙王派相國平原君出使楚國,要求楚考烈王與趙國聯合起來抗擊秦國。平原君打算從食客中挑出20個有智有勇的人,隨同他前往楚國。挑出19人後,再也找不到合適的了。

有個名叫毛遂的食客,向平原君自我推薦道:“聽說您要帶20人前往楚國,現在尚缺一人,請您讓我來湊滿數吧。”

平原君不熟悉毛遂,問他道:“先生到我門下有幾年了?”“已有三年了。” “一個有本事的人在世上,好比一把錐子裝進口袋,馬上可以看到誰尖戳破口袋鑽出來。你來這裡三年,我從未聽別人有稱讚你的話。可見你一無所長,所以你不適合去,還是留下吧:”

“今天,我就請您把我當作銀子放進口袋。如果早放進口袋,那麼不僅是錐尖鑽出口袋,恐怕整個錐子會像禾穗那樣挺出來呢。”毛遂回答說。

於是,平原君同意他隨同前往。途中,同行的人在與他交談過程中,逐步發覺他是個了不起的人物,都很欽佩他,

平原君與楚王談判訂立合縱盟約的事,再三陳述利害關係,從早晨至中午,一直未果。那十九個人便鼓動毛遂說:“先生登堂。”於是毛遂緊握劍柄登上殿堂,楚王先是欺毛遂身微而呵叱之,毛遂便以利言反擊:“現在我與大王相距僅十步,大王的性命控制在我手中,當我主人之面,你還敢呵叱我?況且我聞商湯憑七十里方圓的地方統治了天下,周文王憑著百里大小的土地使天下諸侯臣服,如今楚國縱橫五千里,士兵百萬,憑著楚國如此強大,天下誰也不能擋住它的威勢。秦國的白起,不過是個毛孩子罷了,他帶著幾萬人的部隊,發兵與楚國交戰,第一戰就攻克了鄢城郢都,第二戰燒燬了夷陵,第三戰便使大王的先祖受到極大凌辱。這是楚國百世不解的怨仇,連趙王都感羞恥,可是大王卻不覺得羞愧。合縱盟約是為了楚國,不是為了趙國。” 聽了毛遂這番數說,楚王甚感慚愧,當眾發誓確定合縱盟約,並在毛遂建議下,與平原君、毛遂、十九食客吮雞、狗、馬血以為證。

毛遂的一席話,終於說服了楚王。楚王決定和平原君歃血為盟,聯合抗秦。

平原君回到趙國後,立即把毛遂尊為上等賓客,並自責自己未讓食客充份表現自己,以至不識人才,差點兒誤了大事。



原文:《史記.卷七六.平原君虞卿列傳.平原君》載

平原君趙勝者,趙之諸公子也。諸子中勝最賢,喜賓客,賓客蓋至者數千人。平原君相趙惠文王及孝成王,三去相,三復位,封於東武城。

秦之圍邯鄲,趙使平原君求救,合從於楚,約與食客門下有勇力文武備具者二十人偕。平原君曰:「使文能取勝,則善矣。文不能取勝,則歃血於華屋之下,必得定從而還。士不外索,取於食客門下足矣。」得十九人,餘無可取者,無以滿二十人。門下有毛遂者,前,自贊於平原君曰:「遂聞君將合從於楚,約與食客門下二十人偕,不外索。今少一人,願君即以遂備員而行矣。」平原君曰:「先生處勝之門下幾年於此矣?」毛遂曰:「三年於此矣。」平原君曰:「夫賢士之處世也,譬若錐之處囊中,其末立見。今先生處勝之門下三年於此矣,左右未有所稱誦,勝未有所聞,是先生無所有也。先生不能,先生留。」毛遂曰:「臣乃今日請處囊中耳。使遂蚤得處囊中,乃穎脫而出,非特其末見而已。」平原君竟與毛遂偕。十九人相與目笑之而未廢也。

 

毛遂比至楚,與十九人論議,十九人皆服。平原君與楚合從,言其利害,日出而言之,日中不決。十九人謂毛遂曰:「先生上。」毛遂按劍歷階而上,謂平原君曰:「從之利害,兩言而決耳。今日出而言從,日中不決,何也?」楚王謂平原君曰:「客何為者也?」平原君曰:「是勝之舍人也。」楚王叱曰:「胡不下!吾乃與而君言,汝何為者也!」毛遂按劍而前曰:「王之所以叱遂者,以楚國之眾也。今十步之內,王不得恃楚國之眾也,王之命縣於遂手。吾君在前,叱者何也?且遂聞湯以七十里之地王天下,文王以百里之壤而臣諸侯,豈其士卒眾多哉,誠能據其勢而奮其威。今楚地方五千里,持戟百萬,此霸王之資也。以楚之彊,天下弗能當。白起,小豎子耳,率數萬之眾,興師以與楚戰,一戰而舉鄢郢,再戰而燒夷陵,三戰而辱王之先人。此百世之怨而趙之所羞,而王弗知惡焉。合從者為楚,非為趙也。吾君在前,叱者何也?」楚王曰:「唯唯,誠若先生之言,謹奉社稷而以從。」毛遂曰:「從定乎?」楚王曰:「定矣。」毛遂謂楚王之左右曰:「取雞狗馬之血來。」毛遂奉銅槃而跪進之楚王曰:「王當歃血而定從,次者吾君,次者遂。」遂定從於殿上。毛遂左手持槃血而右手招十九人曰:「公相與歃此血於堂下。公等錄錄,所謂因人成事者也。」

平原君已定從而歸,歸至於趙,曰:「勝不敢復相士。勝相士多者千人,寡者百數,自以為不失天下之士,今乃於毛先生而失之也。毛先生一至楚,而使趙重於九鼎大呂。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彊於百萬之師。勝不敢復相士。」遂以為上客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