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我以前的個性,做什麼都很急,動作迅速為優先考量。
於是乎,吃東西很快,上廁所很快,洗澡、洗衣服很快,走路很快,說話很快,不應該快的事情都很快~。
甚至於打電話給朋友,我會計算聊天的時間,時間到了就得掛電話,然後打下一通。
我盲目的崇拜速度,希望到處擠壓出時間,奉行著『時間為最貴的成本,因為你有再多的錢也買不到時間。』的金科玉律。
我想用更少的時間做更多的事情!
除了得花心思的工作事業之外,我還想去學電腦繪圖、上健身房、學英文、讀完每本暢銷書、同一個作者的所有書、與朋友聚餐、找美食、逛夜店、看旅遊頻道、打電玩、看所有的強檔電影、聽音樂、看dvd、買所有最新流行的服飾跟小玩藝還有玩具、假日到很遠的地方渡假、追求喜歡的女孩子並享受獨處時光與美好的性愛。
結果只是讓我在對人生的期待與現實中的落差痛苦萬分。

還好,我的心靈有一天突然覺醒過來。
「George~有什麼好急的呢?放輕鬆點吧!」
「光為了省這一兩分鐘有什麼意思呢?」
我發覺自己是如此的缺乏耐心。
我不想讓我的人生變成一份匆忙的習題,不斷的擠壓每各時刻。
我決定放慢腳步。
我感受到生活的匆忙讓我跟這個世界的連結很淺,我想要跟人有比較深的接觸。
我想要跟朋友好好鬼混,想好好的了解對方,想悠閒的躺在沙灘上做做白日夢。
我想要偶而無所事事!我想要生活過的比較有價值!

然後,神奇的事情漸漸發生了。
我發覺自己吃東西或是刷牙洗澡刮鬍子的時間變長了。
走路也能慢慢走,也能慢慢的逛街,我的腳尖不會因為快速的步伐而踢到地面。
我比較可以留意到許多細節,
我的身體,我的動作,我的心情,外面空氣的氣味,天空的顏色,朋友的心情。
我漸漸學會心平靜穩的更久一點,我不再像原來那樣感到不耐而匆促。

我變的比較放鬆,我覺得我的感官變的敏銳。
當我在跟不同的人握手的時候,我會發現他們之間的不同。那個品質,那個力量,那個強度,那個味道,每一個人都有他的獨特性。
但是以往那一種冷冷的方式的握手,好像兩個骷簍般匆忙的擁抱,就沒有差別。

我知覺到了我有很多財富是我以前所沒有知覺到的。
一杯冷飲、一杯熱茶,或是熱咖啡,所散發出來的味道、芬芳,所有這些事情我都開始感覺到,對吃到好吃的東西,享受著食物的同時,的那種幸福的感覺,深深的被我捉住,那餘韻在身體裡繞,心裡是很滿足的。

甚至連一件漂亮的衣服碰觸到我的身體都會給我一種幸福的感覺。
那衣服不是活的,可是我卻活了過來,帶著敏感的感官。


我想,若我能夠時時提醒自己。用心去感受週遭的一切,並放慢腳步。
我的生活或許就可以變的越來越豐富,
越來越活生生,它們應該是沒有限度的。
只是因為以前被矇蔽的東西拋掉後,你整個人的感官醒了過來。



於是,我呼著新的口號,買了新的布偶說:
『你最後一次坐在椅子上,閉上眼睛,全身放鬆,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生命應該是一個熱情強烈的震動,帶著強大的能量。只是我們都被匆忙變的死氣沉沉。』
『讓感官覺醒!抓起你的布偶,輕撫你的手臂,感受絨毛玩具在你脖子上面舒服的感覺吧!』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