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年的全球經濟彷彿洗了一場三溫暖,上半年還歌舞昇平,最後的四個月裡,噩耗卻是來得又急又猛。美國華爾街第一張骨牌被推倒之後,金融病毒迅速蔓延到全球,各國股市盡掛著掙扎求生的企業,令人鼻酸的市井小民悲歌則在各個角落黯然上演。

然而,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在接受本刊專訪中指出,這波不景氣不僅還沒到頂,衝擊可能還將持續擴大!以下為訪談紀要:

金融危機必然性

問:如何看待全球目前的金融與經濟情勢?

答:現在全球的經濟危機,其實是早自七、八年前,就由全世界共同演出的一齣「希臘悲劇」。希臘悲劇的特色是,不論劇中角色如何努力想要改變,結果卻是早已注定好的;不幸的是,此刻的情勢正是如此。

這齣全球悲劇的序幕名為「放縱」,最大的特色就是「樂觀」。當時大家覺得未來的經濟與個人收入會更好,金融機構也勇於放款,於是美國為主的各國房價快速飆升,想從中圖利的華爾街銀行於是將房貸切割為各種金融工具,這股潮流就像傳染病一樣蔓延開來。

事後看來,房價下跌是必然的,畢竟美國近廿、卅年有錢人雖然快速增加,但房價竄升的速度與幅度遠高於家庭平均收入的增幅,這就嚴重違反基本面了。而金融機構更助長了這一波繁榮的假象,低利率成為幫凶,放款額度有時還超越已經膨脹過頭的房價(作為裝潢等用途),即使是沒有固定收入的人,也能在不花一分錢的狀態下就「買」到房子,還能拿到現金。

序幕在○六年夏天落幕,取而代之的是第一幕│金融危機,推演了兩年多,在○八年九月達到高潮,美國政府面對突如其來的噩耗,策略搖擺於救與不救之間,我認為只能用「手足無措」來形容,不但沒能解決問題,還搞得人心惶惶、華爾街人人自危。

金融危機的高潮至今仍居高不下,但第二幕│經濟危機卻已上演。令人擔心的是,第二幕的高潮不知道何時才到,但絕對不是現在。目前失業率大約為六%,我認為高潮時此數據至少是一○%。

對這波經濟危機,我是相當的不樂觀,不看經濟指標,光看美國等政府手足無措的樣子就令人擔憂。雖然說從美國二九年大蕭條算起,經濟學已經進步許多,美國政府的因應動作的確也比十年前面臨經濟泡沫化的日本政府要快上許多,但政策改來改去,最後結果還是效果不彰。

經濟危機接續上演

問:這一波經濟危機最快多久才能結束?

答:沒人知道多久才能結束,但前提是第一幕的金融危機要先落幕吧?老實說,我認為到現在,許多國家的政府還沒想出足以因應的辦法來讓它落幕。不過行政院長劉兆玄十月初宣布,○九年底之前銀行內所有存款都獲得保障的辦法,雖然不足以挽救大局,但仍是有用的,也比美國保障額度只有廿五萬美元更好些。只是如果金融危機遲遲未結束,到時應該要展延保證期、穩定民心,否則社會會很動盪。

如果以美國二九年大蕭條的經驗預期這一波經濟危機結束的時間,那答案將是「十餘年」,相當令人害怕。三三年小羅斯福總統祭出「新政」試圖解決,但時隔七十餘年,成效至今褒貶不一;真正救了大蕭條的,我認為是四一年珍珠港事變引發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戰爭快速地刺激了美國重工業的需求,政府支出激增,男人投入戰場、女人成了新勞動力,直到四五年大戰結束,美國經濟也獲得救贖,這樣算算前後總共拖了十六年。

我四九年從上海到美國求學時,聽那些經歷過大蕭條的同學講起當年的慘狀,沒有暖氣不說,早上不知晚飯在哪,失業率最高時超過三○%,小老百姓的存款因為銀行大舉倒閉而瞬間化為烏有,那真是很悽慘的狀況。現在都說美國人不儲蓄,但其實三○年代之前他們也是儲蓄的,只是大蕭條時期的經驗太慘烈,才整個扭轉過來;所以我才說政府保障存款是很重要的措施。

我當然不會悲觀到認為這一波蕭條要拖上十來年,但現在即使是最樂觀的預測,都認為至少要二至三年才會結束,且谷底最快○九年第二季才會碰觸到;先前馬總統說台灣經濟○九年第二季就會回升,這是比最樂觀的預估還要樂觀。我比較擔憂的是,就算○九年中見到谷底,還不知道要花多久時間才能重新爬起來,所以嘍!何時能結束,大家可以從二、三年到十六年之間,任意填入自己的期望值。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次谷底反轉將是「L或U字的平扁型」、不是快速復甦的「V」型,我認為,在一一年之前都不會太好。

半導體大衰退

問:經濟危機仍在擴大當中,您認為○九年半導體市場將會受到怎樣的衝擊?

答:○八年十月底Rick(台積電總執行長蔡力行)在法說會上說,○九年半導體產值將比○八年衰退五至九%;隔沒幾周,全球半導體產業協會(SIA)發表衰退五.六%的預估,世界半導體貿易統計協會(WSTS)更預期只有二.二%的衰退率,都比Rick 的預估要溫和許多。

但這些日子以來,經濟危機快速擴大,今天你問我,我不僅認為○九年全球半導體產值會有二位數的衰退,甚至可能直逼二○%,如果情況繼續惡化,我也不排除衰退率是二十或三十多個百分點的可能。

光看衰退率,○九年半導體的災情似乎還比○一年輕微,但其實影響層面卻遠遠超過。○一年雖因網路泡沫化、IT產業庫存過高,使得半導體出現史上最大衰退幅度、高達三五%,但當時我比現在樂觀的原因是,那一波景氣下來的又深又快,起來的速度也不會太慢。不過○八年底開始的不景氣,儘管「深度」不如○一年,但波及面向更廣、時間更長,這也是我比前次憂慮的原因。如果像上一波只是幾季的時間,撐過就算了;但這次是長期的,全球主要國家的政府要拿出真正有效的辦法才行。

問:半導體會成為景氣復甦的領先指標嗎?

答:因為現在半導體大約有六至七成的產品末端是一般消費者、而非企業端,在不景氣下,電腦商如戴爾、聯想或是手機商諾基亞等消費性產品的起落會與總體經濟同步,而台積電的客戶又是這些消費品牌商的上游,因此一旦需求回升,台積電等半導體廠會領先反應,再依序延伸到晶片商、品牌商,這三層間個別的時間落差大約是二至三個月。...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