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個男人,三十,單身,南部人,在台北租賃房屋獨居,小小房間裡面,堆滿了隨時可以翻閱的書籍,電腦裡塞爆了各種有趣的資訊,交友廣泛卻漸偏好獨處,考慮婚姻卻沒有不斷的約會;我想我從來都不清楚自己會有今天這樣的處境。

這樣的男人,這樣的年紀,這樣的位置,絲毫談不上成就。並沒有光鮮亮麗的生活,有點狼狽的在多數夢想中保持沉默。或許還堅持一些年輕時候的理想,卻也無奈於現實中的種種困境。這樣的年齡,處於愛情與事業的交界線上,有著香火相承與工作穩定的壓力,卻又有自由自在的豪爽浪漫生活的崇憬。

我們留戀於三十歲前的那個階段,而不情願步入三十歲後的那個階段。我們得特別選購年輕人的服飾,與計算熱量並配合努力健身來抵抗肉體上的衰老現實。人到中年,沒有太多的權力顯現自己的年輕,卻還可以感受到青春剛逝去時的餘味,好像才經歷過的浪漫青春也散發著誘人回味的致命香味,誰願意就此揮別年輕的自己?一股熱情的傻勁想做的事情,也擔憂著別人的那句「你以為自己幾歲?」而有些卻步。

我想克服對於留逝青春最好的方法便是更熱情的投入生活,即努力工作,用力戀愛,穩定自己,但疲憊的自己卻對於這些人生中基本的問題有了更多的疑惑。獨居的快意也因為情侶的祭典到來而充滿著痛苦,是的,去年聖誕節過去我就三十歲了。同樣煩惱、迷惘的前中年期。

然而這樣的我,畢竟還是過了三十。修飾潤滑了敢愛敢恨的個性,有了較深藏的心機、喜怒較不形於色的社會進化,但骨子裡卻還是那剛過二十歲的樣子。還是喜歡打電玩,只是現在要偷偷的玩,最好不要讓太多人知道。仍然喜歡二十歲的少女,但也只能以暗戀的方式,感嘆自己逝去的機會。

曾經我們也是職場裡面最年輕的新兵,充滿著無限可能的少年。現在雖然仍有許多的可能性,卻沒有當年初登場社會時的耀眼。學生時代老談著的”我將來要怎樣”的話題,漸漸的被理性的各種經驗替代。也不知從何時開始,對於沒有意義的事情,開始有了莫名的抗拒。以前,可以陪失戀的朋友聊天、喝酒整夜,隔天照常上班。可以只是想吃肯德基,就大老遠開了一小時的車去買。也曾經在星巴克裡傻傻的等了最後還是沒來的女孩子三個小時…。這些事情,看來是不會再度發生在三十歲的我身上了。當我們的世界因為某些事情而改變的時候,就已經沒有辦法再回到從前。

余秋雨說:「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一種圓潤而不膩耳的音響,一種不再需要對別人察言觀色的從容,一種終於停止向周圍申訴求告的大氣,一種不理會哄鬧的微笑,一種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種無須聲張的厚實,一種能夠看得很遠卻又並不陡峭的高度。」是的,我們漸漸變成他說的這個樣子。不再那麼多愁善感,較能以平常心看待。許多年輕時煩惱的事情,現在看來也可以一笑置之。不過卻也有了不年輕時才會有的新煩惱。我們,還在努力銜接上這個已經存在非常久遠的世界,享受隨著年齡增長而來的不同的眼界,使人生變的完整和自然。


但在這個有些疲憊,有點厭世的三十歲的時候,我還是想喚回青春。
照理說人生應該還有無窮的希望,無盡的理想。這些理想和希望不斷的在沸騰、在輪轉、在躍動著才對! 肉體上的年年衰老是無法避免,但是我期許自己永遠具有青年時期的鬥志,永遠充滿希望,充滿不屈的勇氣,為達成自己的使命而勇往邁進!

讓每天不斷的新的活動來迎接我吧,那麼,青春就永遠屬於我。
我不打算理會日增的年歲。精神上永遠保持年輕!
C-マンション

    全站熱搜

    tfaj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